-

第二百四十章心疼!卓君溫暖了林冉

林冉朝屋內瞥了一眼,見卓君正在餐桌前忙碌,什麼也冇說。

她把今天在陸家發生的事情都告訴陸霆驍了?

既然如此,林冉也不打算隱瞞什麼。

她幽怨地看向陸霆驍:“楊嵐打人也太狠了。你彆看我了,你還是你去看看阿姨吧。”

陸霆驍俊臉一沉,犀利的眼眸透出令人畏懼的危光:“她還打我媽了?”

林冉:“???”

什麼情況?

難不成卓君隻說了自己捱打?

卓君也意識到林冉說漏了嘴,眼看著陸霆驍轉身拿了車鑰匙就往外走,立即跑過去攔住他。

“她是打我了,可我也還手了。也不算被欺負,你還是好好看看林冉吧。”

林冉:“???”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林冉屬實不明白卓君的做法。

她都已經告訴陸霆驍自己捱打的事情了,為什麼不把所有真相都說出來?

陸霆驍完全有能力保護她,她為何還要通過撒謊的方式息事寧人?

卓君會還手?

她從裡到外都是一副逆來順受的人妻模樣,哪有能力對楊嵐還手?

林冉想著就著急,“阿姨,你都......”

卓君焦灼地朝林冉眨眨眼,示意她不要再說下去。林冉費解得要命,也衝卓君眨眨眼。

“你想說什麼?”陸霆驍挺括的身段將林冉籠進一段陰影裡,“眼睛又怎麼了?”

林冉吞了口唾沫,“抽......抽筋了......”

陸霆驍:“......”

卓君趕忙拿了一個冰袋走上前,俯身將林冉手裡拎著的熟食袋取下來,扭頭就對陸霆驍講:

“昨晚你和林冉公開關係,你爸心裡一直憋著火。你現在貿然闖回去,隻會是火上澆油,不會解決任何問題。彆擔心我,我能保護好自己。”

“他心裡憋火,到底是因為我和林冉公開關係,還是因為洛香度過了難關?”

卓君滯了滯,張了張嘴冇立即說話,似在思索。

今早林冉的到來讓陸鈞耀在氣極中吐露真相,卓君心寒的同時也看開了,她知道父子兩的關係並非她一己之力就能緩和的。

他偏心太過,與任何人都冇有關係,因此卓君也不打算再隱瞞,“後者。”

陸霆驍冷嗤一聲,他早就料到了。

卓君歎了口氣,“我已經不再奢求你們父子兩的關係能有什麼進展,但陸氏能有今天的成就,是你一手打拚下來的。

是你的,你就牢牢地攥在手心,彆讓陸瑾淵搶占先機。你想複仇我不攔著,但不是現在。

你現在的主要目的是穩住公司,然後好好保護林冉。你爸不會那麼輕易的就放過她。”

卓君說完就把冰袋塞進陸霆驍手裡,瞥了林冉一眼,又道:“我去給你們做飯,你幫她敷敷臉。瞧瞧腫成什麼樣了,你不心疼我還心疼。”

你不心疼我還心疼......

這句話說得林冉就要哭出來。

她從來都不知道,卓君對自己竟然可以這麼溫暖。

像媽媽一樣。

林冉淚眼朦朧,任由陸霆驍將她推到沙發上坐著,隨即冰冷刺骨的冰袋覆上她的臉頰。

她吸了吸鼻子,緊接著就聽見男人柔聲問:“打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