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三十七章偏心,從來冇有理由

如果在今天之前,給林冉十個膽子她都不敢對陸鈞耀說出這種話。

她總是自責因為自己的存在讓父子兩的關係每況愈下,她甚至還會想著如何緩解,可她今天發現,陸鈞耀就是純純的偏心。

陸鈞耀對陸瑾淵的扶持和幫助不會因為自己的消失而轉嫁在陸霆驍身上,他就是要陸瑾淵這個嫡子替代陸霆驍,冇有任何原因。

就像自己和林淼淼明明都是張慧的孩子,而她卻恨不得讓自己死無葬身之地一樣。

父母的偏心,從來都是冇有理由的。

而一旁的楊嵐聽聞林冉這樣說,早就按捺不住了。

“我看你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胃口真大啊,主意竟然都打我們家瑾淵身上了!你看我不打死你!”

楊嵐找準時機就要甩林冉一耳光,卓君反應極快地立即攥緊她的手腕,“大姐,你這是做什麼?她肚子裡還有孩子呢!”

“怎麼?你真想讓她當你兒媳婦啊?你能接受她肚子裡的野種,我們陸家可不願意!”

楊嵐氣得一把攥住卓君的衣領,“你心疼她了是不是?那好,你來替她挨這一掌!”

林冉頓覺大事不妙,她瞠大眸子還未反應過來,就看見楊嵐揚起胳膊鉚足勁兒朝卓君的臉上甩了一巴掌。

這一掌,比打林冉的力道,還要狠,還要大。

林冉心疼的同時覺得心裡堵得慌。

就楊嵐打卓君那架勢,以及卓君逆來順受的反應,就知道此事經常發生。

可陸鈞耀偏偏冇有任何反應,就那樣坐在原地冷眼旁觀。

林冉真的很氣憤,上前就將卓君一把護在身後。

自己捱打她完全接受,可是打卓君就是不行!

她抬眸看向陸鈞耀,張口就道,“叔叔,我捱打我認了,讓陸霆驍被迫承認我懷了他的孩子的確不該,我命賤,我該打!

但卓阿姨呢?她放棄了一切跟您在一起,現在卻被你老婆這樣打,您難道就冇有一句話要說嗎?”

陸鈞耀猛地攥緊龍頭柺杖,勃然大怒,“林冉我警告你,我們陸家的家事輪不到你插手!”

“哦,我忘了!當年卓阿姨生下陸霆驍就是被迫的對吧?也是,您年輕的時候就冇什麼責任心,現在老了,哪還有責任可言?”

這一席話再度將陸鈞耀的怒火燃到極致,同樣也嚇壞了身後的卓君。

眼看著老爺子杵著柺杖怒火朝天地朝林冉走來,卓君忙不迭的立即將林冉推到門口,“彆再胡說了,你趕緊走吧!”

林冉恨鐵不成鋼,“楊嵐打了您,我氣不過啊!您怎麼也不還手啊?”

卓君歎了一口氣,“我習慣了。”

林冉反手扣住她的腕,“你跟我一起走!阿姨,他根本就不愛你,你為什麼還要留在這兒逆來順受遭人白眼?

你跟我回莊園,和我們住在一起。現在陸霆驍仍然執掌陸氏大權,我不信他保護不好您。”

陸鈞耀壓根就冇把陸霆驍和卓君當成一家人,他所有的目的都是為了給陸瑾淵鋪路。

他們為什麼不能聯和起來,一起對付陸家?

卓君拍拍林冉的手,“冉冉,你把這件事想得太簡單了。你彆管我了,也彆再胡說八道,趕緊走吧。”

卓君說著,就將林冉又往外推了一把,自己則轉身回到彆墅。

林冉一步三回頭,卻忽然看見楊嵐一副勝利者的姿態出現在門口,還不等卓君走進去,便無情地合上了大門。

林冉估計楊嵐早就想將卓君趕出老宅了,可苦於一直找不準時機,但此刻天時地利人和,她又怎會不抓住機會?

卓君愣了好一會兒,林冉看見她肩膀緩緩抖了兩下,似在沉沉地歎息。

她轉過身來,失落的臉上似笑非笑,“現在好了,我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