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二十五章緊急!陸霆驍消失了!

坦白說,陸瑾淵想靠搶占洛香的市場來打倒陸霆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可偏偏他喪失嗅覺的秘密在這個時候被爆料,引發了輿論,彆說洛香損失慘重,連陸霆驍執掌的其餘產業也會遭受波動。

先前羅藝甜就說過,陸瑾淵與陸霆驍的能力不分上下,又是一生宿敵,陸瑾淵成立瑾香大概隻是他的一步棋。

他的主要目的是一石二鳥,將陸霆驍死死地踩在腳下。

林冉腦子亂得厲害,“公關公司已在加急處理,你那邊也抓點緊,儘快把手機修複,那些照片一定有用。”

“好!我馬上催他!”

說話間,林冉已經將車子停在了斯蒂文的彆墅門口。

她匆匆下車,將門敲得砰砰作響。

開門的是斯蒂文的助理小錢,看見林冉後她微愣片刻,馬上道:“林小姐,斯蒂文醫生在樓上休息,你有什麼事跟我說。”

“我跟你說不著。”

林冉一把推開小錢,輕車熟路地跑去臥室將門一開,見斯蒂文正坐在沙發上品著一杯紅酒,優哉遊哉。

林冉目光灼灼:“陸瑾淵到底給了你多少錢,能讓你這樣為他賣命?”

斯蒂文似乎已經料到了林冉會來,放下高腳杯後一副慵態地站起身來,“坐下慢慢說。”

坐什麼坐!

她現在哪有閒情逸緻跟他慢慢說!

林冉闊步走上前,眉頭緊緊蹙在一起,“你不想跟我解釋一下?”

斯蒂文雙手插兜,“林冉,你需要我給你解釋什麼?”

都這個時候了還跟她裝瘋賣傻!

林冉的大腦飛速運轉,口條清楚地將所有邏輯一五一十地盤算出來。

“你早就知道陸霆驍喪失嗅覺,但你不敢確定,所以你今天早上纔會一直問我。我的反應正好佐證你的猜想,所以你立即把這件事告訴了陸瑾淵。

斯蒂文,你是醫生,你很容易就能拿到陸霆驍的就診報告,不是嗎?”

男人勾起唇角,紅唇白齒間帶著一種顛倒眾生的美感,卻看得林冉十分滲人。

“你覺得,我聯合陸瑾淵給他下套?”

“不然呢?”

“你太看得起我了。”

斯蒂文淺笑著搖頭,眸底的神色十分不明。

“若真像你說的那樣,我今早通過你的反應得知陸霆驍喪失嗅覺,隨後告訴陸瑾淵。

半天的時間,他推動了香水上市,我還得分毫不差地找到陸霆驍三年來在各國的求醫記錄。

林冉,且不說我是國內的內科醫生,你覺得我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忽略時差問題,拿到他在國外的就診記錄嗎?”

林冉腦裡嗡嗡作響,無力地癱坐在沙發上。

斯蒂文給林冉倒了杯溫水放上茶幾,又道:

“陸瑾淵與陸少不對付,圈內人都知道。他若想壓製陸少,一定會動用全部勢力做萬全之策。但我隻是一名醫生,哪有能力跟陸瑾淵聯合?”

斯蒂文說的不無道理。

陸瑾淵若想扳倒陸霆驍,一定會提前準備。那些就診記錄,他怕是早就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拿到了。

林冉心煩意亂地將手指插入發縫中,揉了揉,再次抬首,眸底已佈滿淡淡的血絲。

“對不起斯蒂文,我太著急了。”

斯蒂文停頓了一會兒,意味深長的看著林冉:“我冇跟陸瑾淵打過交道,但他對陸少的憎恨有目共睹。

這次,他怕是不會簡單收手。以你現在和陸少的關係,我建議你不要再摻和。”

斯蒂文越說,林冉的心便越亂。

她冇再繼續待下去,連理由都懶得找就離開了斯蒂文的彆墅。

她知道斯蒂文的意思,這畢竟是陸霆驍和陸瑾淵的私人恩怨,若是再繼續摻和下去,不僅會越幫越亂,還會把自己給搭進去。

都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可現在的林冉卻特彆想見陸霆驍。

她即便幫不上忙,可給個擁抱也好啊。

林冉越想心便越澀,蘇月卻在此刻打來電話:“林姐出事了!陸爺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