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八章秘密!看到不該看的

男人銳利的眼眸深深看著林冉的眼睛,似乎想從她的眼神裡找到一絲不一樣的情緒。

可林冉終是不敵他那過於熾烈的眸光,心跳更是強烈得打緊,隻能心虛地匆匆撇開。

重要!

怎麼能說不重要呢?

陸霆驍和陸鈞耀的關係是因為自己才變得越來越僵,而她也清楚,以自己的能力根本不足彌補這巨大的漏洞。

她唯一能做的,便是推動“極光”香水的上市。

她不願陸瑾淵搶占陸霆驍的市場,哪怕洛香隻是男人旗下的一個小小的分支,她依舊不願公司受到一絲一毫的損失。

這是她,唯一能替陸霆驍做的。

可麵對一個根本不愛自己的男人,率先動心的她早就輸得一敗塗地。

也正因如此,她那少得可憐的尊嚴不能再被瓦解了。

林冉咬咬牙,拚儘全力地抬眸看向男人的眼睛,態度公事公辦,不帶一絲眷戀的語氣。

“陸總,這不是您一個人的事,洛香也不隻是您一個人的公司。”

林冉無情地將手從男人的掌心抽離,俯身撿起垃圾桶裡的請柬,再度看向男人。

“我是‘極光’香水的項目經理,如果這次讓瑾香搶占先機,我會愧對全組成員。為了他們,我絕不會放棄。”

語畢,林冉乾脆利落地轉身,隻給陸霆驍留下一抹消瘦卻孤傲的背影。

杵在辦公桌前的金胖早就看傻眼了,自從林冉重新回到公司,她和陸爺之間的關係,好像越來越疏遠了。

他看看林冉又看向一臉陰鬱的男人,麵露難色,“陸爺,您看這......該怎麼處理?”

陸霆驍收回覆雜的眼神,心亂如麻地點燃一支香菸:“讓她去!”

“要不,我找幾名員工陪她一起?林冉冇見過這麼大場麵,屬下怕她露怯。”

縹緲的煙霧將男人的俊容襯得愈發冰寒,他冷嗤一聲,語氣分外嘲諷,“她不撞南牆不回頭,正好挫挫她的銳氣。”

金胖說得冇錯,像skp舉辦的這種高階宴會,林冉從未參加過。

唯一的一次,還是在陸鈞耀的生日宴上,是陸霆驍帶她去的,卻不歡而散。

她來不及購買禮服,秘書蘇月臨時回家找了一條赫本風的黑色連衣裙,裙襬呈A字,將林冉的雙腿襯得又白又細。

蘇月又將林冉及肩的海藻發挽成一個髮髻,複古紅的髮箍往頭上一帶,彆說,還挺有奧黛麗赫本的味道。

隻是她的臉始終蒼白,蘇月麵露擔憂,“林姐,你今天一定要去嗎?不會出什麼事吧?”

說話間,林冉已起身走出了公司,“我是去赴宴又不是去戰場,能出什麼事?”

“可我看你臉色不好,你是不是生病了?”

蘇月若是不說,林冉甚至都忘記了自己還發著燒。

她伸手摸了摸額頭,除了有點燙,好像並無大礙。

“冇事,我找高總談完就回來。你這幾天注意瑾香那邊的訊息,一有動作立即跟我說。”

“知道了。”

林冉說完就攔下一輛出租車,很快便到達宴會現場。

彼時,夕陽西下,溫度漸漸降下來。

而現場的冷風也開得很足,林冉剛一進去,便凍得她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一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好在她很快便找到了高總的位置,見他單手插兜,另隻手端著一杯香檳,笑容滿麵地與眾多資方攀談。

她站在角落暗中觀察,就等著高總落單後跑過去。

不多時,男人的手機似乎響了,他拿出來掃了一眼,隨即快速結束對話,徑直朝某個方向走去。

來不及思考,林冉拔腿跟上。

男人繞過大廳的拐角,忽然被一隻纖細的手臂拽住領帶,隨即一把將他拽進角落裡。

林冉雙腿緊急刹車,目光可及的地方,是高總和一名前凸後翹的中年女人旁若無人地接吻。

林冉的眸子瞬間瞠大,震驚得久久無法回神!

那黃色的髮絲,那皮草風的裝扮,怎麼看怎麼熟悉。

這不正是陸鈞耀的正妻,陸瑾淵的母親,楊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