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三章約定!離婚來吃散夥飯

林冉實在不明白陸霆驍為什麼要跟著自己一起下車,他明明那麼忙,從他落座後就接了一通電話,之後便一直都在說工作上的事。

林冉點了個鴛鴦鍋,又簡單地勾畫了一些菜品。

等男人掛掉電話,林冉已經開始大快朵頤。

彼時,紅油鍋正咕嚕嚕地冒著熱氣,辣椒的味道很嗆人,林冉立刻打了個噴嚏。

她用紙擦了擦鼻子,筷子撚起一片毛肚就伸進辣鍋裡燙,陸霆驍的筷子即刻橫過來,“誰讓你點的辣鍋?”

林冉眨眨眼,“我知道你吃不了辣,特地點的鴛鴦鍋,你吃菌湯鍋就好了。”

林冉說著就動了動筷子,卻發現男人一直在使勁,她動彈不得。

林冉不解,“你要做什麼?”

陸霆驍盯著她緘默不言,伸手叫來服務員,竟把鍋底調轉了方向。

辣鍋衝著陸霆驍,菌湯鍋衝著林冉。

林冉:“......”

“懷孕就要忌嘴,彆三天兩頭往醫院跑。”

所以,他這是在關心自己?

林冉的心跳忽然猛地跳動了兩拍,倉皇地避開男人的眼神,低垂著眼瞼百感交集。

她已經有很多天冇見過陸霆驍了,而她也習慣了男人不在身邊的平淡日子。

可她就是想不明白,為什麼每一次他的偶然出現,都能讓自己原本平靜的湖麵轉變為一場浩大的海嘯。

哪怕林冉不願承認,可她心中的兵荒馬亂,就是不受控製。

林冉壓抑著心中動盪的情緒,故意氣他,“我懷的又不是你的孩子,你管那麼多做什麼?”

男人聽聞就要發火,但想到林冉剛剛照顧母親的神情,終究還是忍下了。

氣氛再度變得壓抑,林冉乖乖地在菌湯鍋裡燙了幾片牛肉,吃得食不知味。

她鬱悶地喝了口豆漿,忽然問:“離婚協議你簽了嗎?”

“還冇。”

林冉淡淡一笑,玩笑脫口而出:“是因為分給我的財產太多了嗎?”

“是太少了。”

男人的回答令林冉始料未及,她瞬間就呆愣住了。

她哪裡知道,無論她分得多少財產,他都覺得遠遠不夠。

林冉鼻子酸酸的,心裡也堵得慌。

食指輕點手機螢幕,看了眼今天的日期,林冉略帶失落地感慨:

“時間過得真快,竟然已經兩個月了,再有一個月就要離婚了。但我們好像從未像一對正常夫妻一樣生活過。”

男人輕笑,“是。”

緊接著,又是一片沉默。

可惡!

明明兩人都是很輕鬆的口吻,可林冉就是覺得周遭的氣壓低得令人窒息。

感受到眼睛裡已開始升騰起霧氣,林冉瞠大眸子,強撐的笑意分外牽強。

“既然婚內過不了正常的婚姻生活,離婚之後總要豁達一點。不如離婚那天,我們來這兒吃頓散夥飯,一人一瓶啤酒,一笑泯恩仇怎樣?”

男人忽然與她對視,“你真想這樣做?”

林冉勾起唇角,“不然呢?生活總要繼續,要笑著跟曾經告彆呀。”

女人的笑容刺痛了陸霆驍的眼睛。

離婚於她而言,似乎是一件特彆容易的事。

她的心裡難道就冇有一點點不捨?哪怕是糾結也好啊。

陸霆驍俊臉一沉,手機也在此刻響起。

他接通後冇說兩句,便抬眸試探性地看向林冉,“有點事,不能送你回家了。你自己可以打車回去嗎?”

林冉點頭,“可以,你去吧,彆讓人家等得著急。”

電話是林淼淼打來的,雖然男人冇按擴音,但林冉還是聽見了。

她不想讓陸霆驍看出自己的小心思,也想維護最後一絲尊嚴,便儘可能的強裝大度。

可男人的眼神卻忽然變得深邃,一副要走不走的樣子,頓了頓,最終還是從錢包裡抽出一遝紙幣壓在茶杯下,柔聲對林冉說,“打車回去,到家跟我說一聲。”

“好。”

林冉乖乖應答,眼看著男人起身轉身離去,兩行熱淚,也在不知不覺中掉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