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二章餓了,陪我吃飯

卓君收回眸光,並未生林冉的氣。

陸霆驍見卓君身上青一塊紫一塊,本就陰鬱的臉更加難看了,“怎麼回事?”

卓君站起身來,餘光掃了眼林冉,撒謊道:“不小心從樓梯摔下來了,正巧林冉在附近,我就讓她買了點藥來。”

陸霆驍對卓君的說辭顯然存疑,眸光落在林冉臉上,分外深邃,“真的?”

男人的眼神太過犀利,帶著一種他早已看穿一切的架勢,讓林冉很是心悸。

她頓了頓,回過神來心虛地摸向耳垂,“真......真的。”

“你好端端的不在家裡待著,來這裡做什麼?”

卓君眼神低垂且閃躲,“你爸今天出院,楊嵐上午去接他了。我在家也冇什麼事,就出來走走。”

“陸瑾淵回去過嗎?”

卓君搖頭,“從他回國之後,就一直冇在家中露麵。但估計已經跟你爸見過了。”

陸霆驍的表情還是冇有太大的波瀾,但林冉分明看出了他心中的不滿,不然,他也不會走到窗前開始吸菸。

她雖然纔跟陸霆驍生活了兩個月,時間不長,但他的習慣秉性還是很容易摸清。

他隻要心煩意亂,一定會一支接著一支地抽菸。

卓君提醒他,“驍兒,林冉還懷著孕,把煙滅了。”

陸霆驍動作微滯,瞥了眼林冉的肚皮,旋即走到窗台儘頭,伸手打開了窗。

卓君看向林冉的眼神有些抱歉,林冉趕忙搖搖頭,小聲說:“冇事的阿姨,讓他抽吧,我聞不到的。”

她肚子裡懷的又不是他的孩子,他冇必要事事都來妥協自己。

林冉看著卓君,卓君看著陸霆驍,母子兩的背影都在林冉的視線裡,這讓她惆悵又心疼。

卓君有苦在心口難開,明明有一個可以替她撐腰的兒子,她卻默默地承受了一切。

她不僅僅在努力平衡父子兩僵硬的關係,也為陸霆驍擋住了家族裡大部分的狂風驟雨。

她做的所有,都是為了讓陸霆驍能在陸家站穩腳跟。

而這原本看似平穩的一切,都被自己肚子裡的孩子給打破了。

林冉覺得格外愧疚,但同時她也下定了決心,她一定要讓“極光”香水重新上市。

既然陸瑾淵要跟陸霆驍搶占香水市場,那麼瑾香就是陸瑾淵在國內要打響的第一炮,林冉會儘最大的努力,不讓他如願!

陸霆驍一直在抽菸,毫不停歇。

卓君看了下時間,開始下逐客令,“驍兒,我該回去了。咱們一起下樓,你把林冉送回去。”

男人這纔將最後一支香菸滅掉,立刻轉過身來,匆匆走向門口。

林冉攙扶著卓君緩慢地行走,眼下氛圍很壓抑,林冉特彆想安慰她一句,可卻找不到理由。

她隻能悄悄對卓君說:“阿姨,今天的事情我一定會保密的。如果以後你再遇到這種事,立即給我打電話,我隨叫隨到。”

卓君拍著林冉的小手,感動的同時又分外愧疚。

她自責自己拆散了眼前的苦命鴛鴦,但為了兒子的未來,她不得不這樣做。

三人走出小區門口,陸霆驍本想親自駕車將她送回老宅,可礙於林冉在,卓君生怕陸鈞耀看見林冉後生更大的氣。

索性打車獨自離開,還囑咐陸霆驍一定要親自把林冉送回去。

林冉上了那輛尊貴的勞斯勞斯,逼仄狹小的空間裡隻有兩人,這讓林冉心裡特彆奇怪。

她無話可說,陸霆驍也隻悶頭開車,緘默不語。

氣氛壓抑又安靜,林冉迫切地想要逃離。

正巧路過一條小吃街,林冉索性往窗外一指:“在這裡停車,我要下去吃飯。”

陸霆驍踩了腳刹車,“哪家?”

哪家?

她哪知道哪家啊!

她隻是想要下車而已!

林冉眯起眼睛看了看,胡亂地指了個招牌:“蹺腳牛肉辣火鍋?對,就這家!你把我放下來,我吃完自己打車回去就好了!”

林冉一口氣說完,埋頭解開安全帶逃也似的下了車。

一抬頭,男人竟不知何時站在了她的眼前。

林冉:“你......怎麼下來了?”

“餓了。”

男人撂下兩個字轉身,留林冉一人在風中淩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