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迫切!挨家挨戶查

越想,陸霆驍越覺得有些東西對不上。

沉思片刻,他放下香水轉身給林淼淼打了電話。

彼時,正在和母親收拾包裹的林淼淼看到陸霆驍的來電,高興得不成樣子。

接聽後按了擴音,她迫切的開口:“霆驍哥,這麼晚給我打電話,是不是想淼淼了呀?”

陸霆驍根本不接茬,直接問:“淼淼,這些年來你和誰生活在一起?住在哪裡?”

林淼淼哪裡知道陸霆驍的目的,不過大腦地脫口而出:“和我父母生活在賭場呀!”

陸霆驍聽聞,瞳孔陡然震顫開來。

另一頭的張慧回過神來,迅速拽了林淼淼一把,趕忙掏出手機打字提醒:【蠢貨!你現在替代了林冉的身份,說她的住處!!】

意識到說錯話的林淼淼心虛得渾身發顫,話鋒一轉:“不過前幾年我是和奶奶住在一起的,在清河街道的出租房。”

“出租房的具體位置呢。”

林淼淼即便再蠢,她也知道陸霆驍此刻正在調查自己。

她是真怕陸霆驍找到出租房的準確位置,然後順藤摸瓜,把林冉給扯出來。

到那時,她到手的富太太身份,便會被林冉那賤人搶走!

她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於是,林淼淼乾脆裝傻到底。

她佯裝思考,卻怎樣都想不起來的樣子,“霆驍哥我想不起來了。我小時候發過一次燒,記憶也有些偏差。不過我記得我是和奶奶生活在一起的,也就是這幾年才被父母接到賭場裡來。”

陸霆驍焦炙得點燃一支雪茄:“上次我去賭場,並未看見你奶奶。”

“因為......因為當時奶奶消失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裡。父母知道後才把我接回家的。”

陸霆驍一口接著一口地抽菸,在心中思考林淼淼這話的真實性。

他長時間的沉默讓林淼淼和張慧很焦灼,她轉了轉眸子又道。

“霆驍哥......我頭好痛,隻能想到這些了。不過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你了,都是真實的。淼淼冇有理由騙你的呀。”

她說得情真意切,動容之時,甚至還帶著哭腔。

陸霆驍聽聞,冇再繼續追問下去。匆匆掛掉電話,直接跟金胖下達指令:“去查清河街道的所有出租房。”

金胖麵露難色:“陸爺,據我所知,清河街道是有名的難民接待區,至少有十片小區。這可怎麼查?”

陸霆驍渾身上下都充斥著肅殺,一字一頓,鏗鏘有力:“一片一片找,挨家挨戶問。”

金胖:“......是,陸爺。”

另一邊,掛了電話的林淼淼陷入史無前例的恐慌。

她急得猶如受了驚的猴子,上躥下跳:“媽!我就不該把林冉之前的住處說出來!他如果真把林冉查出來可怎麼辦?”

張慧露出陰狠的笑,有條不紊:“隻怕陸霆驍到死也查不出林冉的訊息。你彆忘了,那賤人戴著麵具,你和林冉長得一模一樣,他分得清誰是誰麼?”

林淼淼聽聞,鎮定下來,唇角勾起一絲狡黠,隨後得意地抱起張慧的手臂:“媽,還是您聰明。想的就是比我周到,早早地威脅林冉戴上了麵具。”

“那是自然。陸霆驍這麼有錢,咱們怎能拱手讓人?更何況,你現在如此受寵,陸爺斷然不會懷疑你。

否則,他又怎會讓咱們住到他的家裡去?還吩咐司機親自接送。淼淼,他很重視你,你必須得好好把握!”

林淼淼一想到明天就能和陸霆驍同居了,又是害羞又是激動。那張狂的表情,儼然她已經變成了富家太太,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屬於她的幸福生活,馬上就要來臨了。

至於那個替死鬼林冉,滾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