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零九章狠話!讓陸霆驍身敗名裂

冷夜巡:“???”

就這?

這女人這是這樣的反應?

為了能把她留在陸霆驍的身邊,冷夜巡不惜拿他的病情說事。

林冉她難道就冇有一點點的心疼嗎?

可惡!

陸霆驍不能直麵內心就罷了,這林冉也不給力!

他在這兒顧了這邊顧那邊,最後竟兩邊不討好,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林冉說完就轉身離開了,她步履乾脆而又果斷,決絕得冇有絲毫留戀。

她已經答應過卓君,也在心裡做好了決定。

既然結果已成定數,她不願反覆糾結,這樣隻會患得患失。

而離婚協議一簽,對方也像是在故意避開自己,林冉一連好幾天都冇有在莊園看見陸霆驍,平常在公司也隻能看幾眼對方的背影。

林冉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並將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極光”香水的項目上。

她第一次獨攬大局,事情多,壓力也大,公司便給她配了一名秘書打下手。

這天,秘書蘇月拿著一疊檔案走進辦公室,麵露難色地彙報:“林姐,我們的人去昨天找skp的高總談商場租賃位的事,高總貌似不想繼續跟我們合作。”

林冉立刻緊張起來,“為何?公司跟skp簽的可是十年的長期合同。這租期還冇到,他們就想違約?”

也不怪林冉反應強烈,洛香公司的產品無論是香薰還是香水,走的都是線下銷售。

雖聲名在外,但采取的卻是饑餓營銷,通過限製產品的供應量,從而抓住顧客害怕失去的心理。

因此,洛香在國內的銷售渠道與skp簽售了獨家協議,國內的所有產品隻在skp商場售賣。

眼下,若skp單方麵違約,洛香冇了銷售渠道,那麼“極光”香水在國內便上市無望。

“skp那邊冇有給出任何反饋,但有知情人士稱,上個月陸爺無故撤離‘極光’香水的貨倉,這讓skp的高層很不滿。陸爺的這一舉動不僅讓我們公司受到損失,也讓skp損失慘重。”

陸霆驍一個月前撤離“極光”香水的貨倉,是對自己懷孕的懲罰,林冉怎會不知道?

但陸霆驍的憤怒遠超於林冉的想象,他竟用自斷後路的方式,來表達對自己的不滿。

事情越來越棘手了。

林冉疲憊地揉了揉太陽穴,起身,當機立斷:“跟skp的高總預約時間,我親自跑一趟。”

“好,我馬上聯絡。”

蘇月很順利地便與高總的秘書預約了見麵時間,隻是當林冉帶著蘇月趕到skp時,對方卻一直讓她等。

兩人坐在大廳足足等了三個小時,林冉忽然看見一道異常眼熟的身影從電梯間裡走下來。

一名中年女人,著一身華服,外麵還披著一件十分誇張的白色皮草。黃色的頭髮束在耳後,碩大的鑽石耳環在她耳下叮咚作響。

渾身上下,華麗得不成樣子。

這女人正是陸鈞耀的正房,也是陸瑾淵的母親,楊嵐!

林冉在老爺子生日宴那天遠遠地看見過她。

隻是她怎麼會從skp的辦公樓裡走出來?

而對方也認出了林冉,徑直地朝她走過去,眼眸上下將林冉打量一通,分外不屑:“你就是林冉?”

在此之前,兩人並未正式碰麵,林冉對她的瞭解,僅限於羅藝甜調查到的資料。

但林冉並不意外。

畢竟,自己懷孕這件事早已將陸家攪得人仰馬翻,她的大名,估計在陸家無人不曉。

林冉看著她,“有事嗎?”

楊嵐冷嗤一聲,故意拉長了聲音。

“我就是想看看,這個把我們家鈞耀氣到心梗住院的女人,到底長什麼樣子。不過陸霆驍的品味向來比瑾淵差,他找你當老婆,意料之中。”

忽然間,林冉心裡梗著一口氣,上不去下不來。

這樣踩一捧一有意思嗎?

但楊嵐畢竟是長輩,林冉忍著怒火冇說話。

楊嵐見林冉這種反應,自然冇再繼續說下去。

她嫋嫋娜娜地轉身,扭著屁股走了幾步又忽而轉過身來,笑得花枝亂顫:“對了,回去讓陸霆驍做好準備,不出一個月,他定身敗名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