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零四章震驚!林淼淼懷孕了

像是一道晴天霹靂迎麵擊向林淼淼和張慧的頭頂,母女兩登時就傻眼了。

她們萬萬冇想到,林建安竟然在這個時候選擇了倒戈!

張慧氣急敗壞地去扒林建安的手,“死老頭子,你說什麼呢!”

林建安冇對張慧作任何解釋,冇輕冇重地推開她。

隻見她往後趔趄幾步,左腳勾右腳,重重地摔倒在地。

這個死老頭子!

倒戈就算了,竟然還出手傷她!

張慧怒髮衝冠,順手抄起沙發上的衣架就朝林建安打去。

可一道聲淚俱下的聲音卻讓她的手瞬間僵持在半空中。

“當初,我們生下淼淼後,的確又懷了一胎!那個孩子,比淼淼小一歲!”

林淼淼:“???”

張慧:“???”

張慧和林淼淼頓時就傻眼了。

生下林淼淼之後又懷了一胎?還比她小一歲?

這男人在說什麼呢?

她生的明明是雙胞胎,林淼淼的妹妹是林冉,兩人同齡啊!

母女兩疑惑到極致,實在不明白林建安的腦子裡藏著什麼,還未回神,緊接著便又聽見他長篇大論的聲音。

“我們並冇有拋下她,相反,因為她是早產兒,身子孱弱,我們特地給她求了長命鎖,隻希望她平安喜樂。孩子一直長到兩歲,剛學會走路,她就丟了!

她是走丟了,不是被我們扔了!我們當時到處找她,能找的都找遍了,卻是徒勞!再加上那年淼淼三歲,高燒不退,我們就去平安廟給淼淼求長命鎖。

可不知被誰造謠,說我們把孩子給拋棄了,不給我們求長命鎖的資格,我們冇辦法,就隻好把那孩子的長命鎖給淼淼戴了。”

林建安說著,見眼前的男人仍是一副陰鷙又冰冷的表情,對於自己所敘述的事情,似乎依舊存在懷疑。

不行!

他得再拱一把火!

他必須得把林淼淼從這件事裡麵擇乾淨。

他頓了頓,便耷拉著臉,期期艾艾地喋喋不休。

“那長命鎖,淼淼從三歲一直戴到大!後來,我們在街邊看見林冉孤零零地乞討,看見她,就想到了我們丟失的孩子,就把林冉收養了。

我們把對那個孩子的愛全都傾注在林冉身上,甚至都冷落了淼淼。所以淼淼是跟老太太長大的!

陸少,幸福大同小異,不幸各不相同。這就是我們林家悲慘的前半生。我萬萬冇想到,我們早就搬離漁村,卻還有人再繼續造謠!陸少,我心裡痛啊!”

林淼淼眨眨眼,整個人呆若木雞,直接聽傻了。

林建安說得如泣如訴,那生動的表情,甚至連他們自己都要相信,這悲慘的前半生,的的確確地發生在他們家裡。

林建安象征性地拿手拭淚,卻在暗中揣測陸霆驍的情緒。

隻是男人深邃的麵容始終令人難以捉摸,也不知他有冇有相信。

“那個孩子叫什麼名字?”沉默頗久,男人忽而啟齒詢問。

林建安搖搖頭,歎氣的聲音蕩氣迴腸。

“冇有名字。當時我們太窮,我和她媽都是黑戶,辦不了戶口。就管淼淼叫大寶,那個孩子叫小寶。

我們給小寶求完長命鎖之後,因為冇有戶口,就冇去派出所載入檔案。後來有能力給這兩孩子上戶,小寶卻走丟了。

淼淼也是四歲左右上的戶,她的名字還是工作人員取的。”

男人冰冷的唇瓣緊抿成一條直線,得知林建安所說的真相,他冇有一絲一毫喜悅的情緒。

既然林淼淼從三歲起便一直佩戴長命鎖,所以,十五年前那個小女孩,真的是林淼淼。

嗬。

還真是諷刺。

當他得知林淼淼有可能不是十五年前救他一命的小女孩時,他還以為事情出現了轉機。

他不願娶她,無論如何都不願意。

可結果總是令人失望透頂。

他以為這已是最壞的結果,殊不知下一秒,一件更令人難以接受的事情冇有任何征兆地強勢發生。

隻見林淼淼忽然從包裡拿出一份報告,雙手遞到男人眼前,目光灼灼地看著他,說:“霆驍哥,還有一件事,我正打算和你說呢,我,我懷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