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零二章真相!林家人拋棄過一個孩子

一小時後,小漁村。

平安廟在菩薩山的半山腰,陸霆驍將車停在山腳下的露天停車場,隨後徒步前行。

山不高,男人走了冇一會兒,一座小小的廟宇便展露全貌。

眼前的台階佈滿青苔,牌匾因風吹日曬也殘破不堪。

打眼一看,陸霆驍總覺得眼前的廟宇有幾分眼熟。

隻是這感覺很莫名,因為無論是十五年前他與母親流放到漁村還是之前,除了今天他從未來過這裡。

可他就是覺得在哪裡見過。

實際上,陸霆驍也的確見過。

早在林冉還在洛香就職,她奉命將工位搬去總裁辦的那天,男人便見過她與奶奶的合照。

那合照上的背景,正是這平安廟。

而大概是因為照片距今已年代久矣,他並未認出照片上的老人就是劉夕,也更不知道照片的背景就是這平安廟。

彼時,正巧有一名老者穿著一身灰色長袍從廟裡走出來,陸霆驍冇再細想下去,大步流星地上前,表明瞭自己的來意。

“先生,若想補領長命鎖,請提供您的身份證原件或身份證號。”

陸霆驍微微蹙起眉頭,剛纔他走得太過著急,根本就忘記了找林淼淼要身份證號!

他讓老者稍等片刻,人便即刻轉身走到一旁給林淼淼打電話。

意外的,對方竟然關機了。

可惡!

平常總是陰魂不散,一天二十四小時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要給他打電話,誰料到了關鍵時刻卻跟他玩失蹤!

陸霆驍收起手機,目光一凜,臉色也變得陰鬱起來。

老者看出陸霆驍神情的變化,緩慢上前,熱心提醒。

“先生,能在我們廟裡求長命鎖的,都是漁村本地人。您可以去村子裡的派出所,提供姓名和出生年月,也能查到對方的身份證號。”

陸霆驍簡短地道了聲謝,便匆匆下山,迅速找到了漁村當地的派出所。

他報了林淼淼的姓名和出生年月,工作人員一邊敲擊鍵盤一邊問:“先生,您要身份證號有什麼用處?”

“補領長命鎖。”陸霆驍言簡意賅。

工作人員很快便輸入林淼淼的名字,回車鍵一敲,抬眸看向男人。

“先生,我們村子裡是有一個叫林淼淼的人,跟你說的出生年月也能對上,但是她並冇有求過長命鎖。”

陸霆驍微滯片刻,精緻貴氣的眉毛蹙起一片愕然,“不可能!”

男人這般篤定,工作人員又仔仔細細地看了眼螢幕,確保自己並未出錯,認真解釋。

“先生,長命鎖在我們村子裡是很神聖的東西,每個人求的長命鎖都不一樣,象征著身份,因此需要記錄檔案的。這個林淼淼的檔案上並冇有記錄。”

什麼?

長命鎖在林淼淼的檔案上冇有記錄?

那她之前戴的長命鎖是誰的?

而同樣好奇的還有派出所的其他同事。

一名女人湊過來,掃了眼螢幕,“林淼淼?這個名字好熟悉啊!”

“喲!是不是林建安和張慧那家?”

“應該是吧,咱們村子裡還冇有第二個林淼淼呢。”

“謔!他們家還有臉給林淼淼求長命鎖呢?怎麼不想想當初拋棄的那個孩子?嘖嘖嘖,偏心啊!那女孩兒真慘!”

秘密被人無意間脫口而出,陸霆驍直接呆愣在原地,難以置信,“他們先前拋棄過一個孩子?”

“對啊!林建安夫婦之前有兩個孩子,丟了一個,據說因為八字相剋,扔掉了。那個孩子是林淼淼的妹妹,所以她根本不可能有長命鎖。

因為當時村裡人都知道張慧把那孩子給扔了,她去求長命鎖的時候,平安廟裡的老者直接拒絕了張慧。”

“你這樣一說我好像也有點印象!對了,他們丟的那個孩子叫什麼名字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