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零一章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如何?

林淼淼聽聞,氣得身子猛一哆嗦。

什麼?

林冉手裡的玉鐲子是霆驍哥的母親給她的?

怎麼可能!

昨天她明明親眼看到,林冉這賤人被陸氏的管家帶走。

而林冉懷孕這件事一定會讓陸鈞耀勃然大怒,所以霆驍哥的母親怎麼可能會將玉鐲子送給林冉?

林淼淼的眸光惡狠狠地落在林冉的手上,透過陽光,那淡紫色的玉鐲無論是從質地還是光澤來看,都是一頂一的上乘之作。

如此價值不菲,以林冉的窮酸勁兒是絕對不可能買到的。

所以,這鐲子真是霆驍哥的母親送的?

憑什麼!

林淼淼想著就要動怒,上前就要甩給林冉一巴掌。

羅藝甜下意識就將林冉護在身後,目眥欲裂地瞪著她,而張慧也眼疾手快地一把拽下林淼淼,壓低音量說悄悄話。

“沉住氣!點火就著隻會讓人看笑話!拿出你正房的姿態,彆被彆人牽著鼻子走!”

隨後便轉身,怒目圓睜地看向眼前的兩人:“隨便找個玉鐲子就說是陸少的母親送的?彆把所有人當傻子!你們有證據嗎?”

羅藝甜莞爾一笑,“不信啊?不信你們就去問問陸少,他母親是不是把一個傳家寶鐲子送給了我們家冉冉。”

羅藝甜耀武揚威的得意勁兒刺痛了林淼淼的眼,她迫不及待地現在就要得到一個答案!

隻見她一把推開張慧,拔腿跑出餐廳,打了個車風風火火地就往陸氏集團跑。

“好了,空氣可算是乾淨了。咱們可以美美地享用一頓午餐了~”

羅藝甜將林冉拽到一旁的位置上坐著,扭頭看向張慧,“你還不趕快去追你女兒啊?她都跑遠了吧?”

張慧猙獰的臉蛋醜陋到極致,她狠狠地剜向林冉,撂下一句狠話:“林冉!你有種!你這個養不活的白眼狼,當初我就不該把你生下來!孽障!”

......

與此同時,陸氏集團總裁辦。

金胖拿著一份檔案走進來,畢恭畢敬地彙報。

“陸爺,淼淼小姐的長命鎖項鍊查到了。是在小漁村的菩薩山裡的平安廟求來的,如果丟失,可以憑藉身份證號去補領。這是平安廟的具體地址。”

金胖說著,就將手中的檔案遞了過去。

男人鷹一般的眼睛淡淡一瞥,麵無表情發問:“下午可有行程?”

“冇有了陸爺。”

陸霆驍起身,轉身從落地衣架上取下西服外套,帥氣地搭在臂彎。

“你留在公司,我親自去一趟。”

“是,陸爺。”

陸霆驍前腳剛走,林淼淼便闖了進來。

她迫不及待地要見陸霆驍,可找了一圈都不見蹤影。

氣急敗壞的她立即掏出手機給他打電話,可好巧不巧,她的手機竟然電量耗儘自動關機了!

該死!

真是出門冇看黃曆,倒黴到家了。

林淼淼失落地走出電梯,卻在大廳被人攔住去路:“淼淼小姐,昨天給我們家老爺發簡訊的人,是您吧?”

林淼淼心臟頓時漏跳半拍,緊接著整個人都心虛起來。

她抬眸一看,發現來者竟是昨晚帶林冉和陸霆驍上車的管家。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林淼淼倉皇地彆過眼神,繞過管家就要走。

可偏偏,男人的聲音帶著一抹胸有成竹,不鹹不淡地再次傳來:“淼淼小姐,老爺生日宴上的孕檢報告,也是您公開的吧?”

林淼淼驀地止住腳步,轉過身來,瞳孔震顫著,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管家微微一笑,表麵雖是雲淡風輕,實則卻給人一種壓迫感。

“淼淼小姐,老爺的電話可不是什麼人都有的,既然您匿名發了,你覺得我們會不去調查,就貿然把林冉叫過去嗎?”

林淼淼不悅:“你到底想說什麼?”

“您想和二少爺在一起,對麼?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如何?”

林淼淼謹慎地抿起唇,“什麼交易?”

“淼淼小姐,您這邊請,咱們借一步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