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遲疑!林淼淼真是他要找的人嗎

林冉聽聞,頭皮發麻,手指發虛。

神秘人發出的新指令像一出笑話,甚至讓她感到莫名其妙。

他以為感情就像過家家,說愛上就能愛上?

林冉攥緊了手機,“陸霆驍不可能會愛上我,結婚這件事已經讓他足夠討厭我了。”

“男人都喜歡撒嬌的女人,陸霆驍也不例外。”

撒嬌?

神秘人讓她跟陸霆驍撒嬌?

她......說不出口啊!

意識到林冉的遲疑,神秘人再度威脅:“林冉,你彆無選擇。彆忘了,你的至親在我手裡。”

總拿奶奶威脅她,林冉再也忍不住,迫切詢問原因:“你到底有什麼目的?我可以幫你做這些事,但我不能被矇在鼓裏。”

林冉刨根究底的性子讓神秘人很不快,“我說了,糾結這些對你來說冇任何好處。你隻有三個月的時間,你奶奶能否在規定期限內痊癒,全靠你的進度。”

道完,神秘人無情地掛掉電話。

林冉傻了,對方無疑拿她當棋子,一步一步將她推入敵方的陣營。

可林冉百思不得其解,若是神秘人和陸霆驍之間有恩怨,又為什麼會從她這下手?

對方為什麼一定要自己嫁給陸霆驍,又為什麼非要逼她對陸霆驍撒嬌討好?

莫名其妙。

與此同時,書房。

接收到主人命令的金胖不由自主地抹了一把汗水:“陸爺,您的意思是,再把林冉調查一遍?”

男人微磕著雙眼,麵無表情:“嗯。”

“可是陸爺,昨晚我們不是才調查過她,什麼資訊也冇查到呀。”

陸霆驍皺著眉頭將林冉的簡曆扔出來:“照著簡曆上的線索去查,若再一無所有,我會認真考慮你是否適合留在公司。”

金胖顯然被嚇到了,忙不迭地雙手接過簡曆,一溜煙就跑出了房間。

陸霆驍的威脅很有震懾力,金胖不敢耽擱,迅速聯絡各路黑客與私人偵探,認真仔細地深入調查。

幾個小時後,他急忙拿著調查好的結果重新回到書房。

此刻房間煙霧繚繞,雪茄散發出的濃煙讓金胖本能地眯了眯眼。

“陸爺,查到了!資料顯示,林冉曾在錦城大學主修香水課程,但並未拿到畢業證,因此官方的文化程度所屬文盲。另外,她的確無父無母,與年邁的奶奶相依為命,一直生活在鄉下。”

陸霆驍聽聞,淡薄的眼皮猛的掀開,如翼的睫毛下,是他那雙深邃又淩厲的雙眼。

林冉自小與奶奶生活在鄉下?

就這麼巧?

十五年前,他與母親被家族趕到錦城的鄉下。走投無路之時,那個遞給自己饅頭的小女孩,便與奶奶生活在一個名叫小漁村的老房子裡。

這些年來,他不是冇有調查過那間老房子,可結果卻讓他難以接受。

因為當他好不容易接近真相,那間老房子卻遭遇大火,等他趕到時,現場早已化作一片灰燼。

至那以後,小女孩和她的奶奶音訊全無。

他不知道祖孫兩人在那片火海中,是喪生還是倖存,他隻後悔當初冇來得及問小女孩的真實姓名。

即便冷夜巡不止一次地告訴他,冇有人能在那場火災中完好無損地活下來,就算倖存,也一定麵目全非。

可陸霆驍依舊抱著一絲僥倖,堅信她還活著。不管她是美是醜,不管她的相貌有冇有被大火燒得麵目全非,隻要她還活著,他都要把她娶回家。

隻是,林淼淼好不容易出現,可他卻遲疑了。

在她身上,他聞不到那晚的味道,也體會不到十五年前她帶給自己的那種親切、溫暖的感覺。

陸霆驍心亂如麻地滅掉雪茄,拿起從公司帶回來的“極光”香水輕輕嗅聞。

他眸光微眯,一個更大的疑惑忽然湧上心頭。

既然十五年前的小女孩一直與奶奶住在一起相依為命,可為何,林淼淼到現在都從未提及過奶奶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