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九章遲疑!我是不是有點喜歡他?

“阿姨,您這是什麼意思?”

卓君伸手揉了揉林冉的指尖,柔和的掌心軟軟的,卻透出一股堅定的力量。

“很遺憾你不能成為我的兒媳婦兒,如果冇有這麼多事,我心裡是認可你的。

所以林冉,千萬不要自責,事與願違纔是人世間的常態。

這個鐲子是我最值錢的東西,我把它送給你,是對你的補償。收下吧。”

卓君說完就用濕紙巾擦了擦手,起身麵帶微笑地看著林冉,“我想說的話就這麼多,醫院還有事,我先離開了。”

林冉還未從卓君剛剛說的話裡掙脫出來,站起身懵懵地盯著她,連再見都忘了說,便目送著卓君離開餐廳。

林冉摸著手腕處的玉鐲子,眼睛盯著一桌子美味佳肴食不知味。

她抬手叫來服務員,心煩意亂:“買單。”

“小姐,剛剛那位夫人已經買過單了。”

林冉聽聞冇再繼續待下去,轉身離開江南餐廳,上了一輛公交車直接去了羅藝甜家。

她將與卓君會麵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羅藝甜,而羅藝甜向來喜歡八卦,聽得津津有味。

“陸少的母親表麵不支援你,可又把她的傳家寶玉鐲子留下來給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林冉歎了口氣,“阿姨說,這是對我的補償。”

“補償?這個補償也太有價值了!像這種傳家寶都是傳給女兒或是兒媳婦的,她卻直接給了你!要不,你再好好爭去爭取?

我看陸少的母親也不是完全不支援你,至少她給了你玉鐲子,就證明她心裡是認可你這個人的!”

羅藝甜喋喋不休地分析著,見林冉一直低垂著腦袋緘默不語,不禁有些著急。

“冉冉,你到底有冇有在聽我說話?你呢?你心裡是怎麼想的?”

林冉搖搖頭,心裡亂成一團麻線。

“我的感覺很微妙。以前我覺得自己對陸霆驍的感情說不清道不明,但今天阿姨來找我,說了好多關於陸霆驍的事,我心裡特彆心疼他。

小傻子,你說我是不是有點喜歡他?”

羅藝甜冇聽過林冉親口承認自己喜歡誰,咯吱咯吱地笑得很開懷,“你哪是喜歡陸少,我看你是喜歡陸少他媽!”

林冉也不否認:“我覺得她懂我。”

羅藝甜聽聞,忽而轉了轉眼眸,腦海裡閃過一道靈光,異常興奮地將臉湊過來。

“如果陸少的母親執意讓你們離婚,那你是不是就可以摘掉麵具了?”

“何出此言?”

“你想啊,林家人讓你戴上麵具,是因為害怕你用自己的相貌去勾搭陸少。

可眼下你和陸少的婚姻得不到各方的支援,這自然也遂了林淼淼的願。

既然必定離婚,她自然不會再有任何危機感。所以你這麵具戴著還有什麼意義?”

羅藝甜的話有理有據,林冉有些被說動了,“或許,我的確可以嘗試摘掉麵具。”

“摘摘摘,現在就摘!在離婚之前必須得讓陸少看清你的真麵目,好好美翻他!”

林冉好不容易妥協,羅藝甜當然不能錯過,迫不及待地就伸手去抓林冉的臉。

林冉卻往後揚了揚身子,立即避開了羅藝甜的動作。

“要摘也不是現在。你不知道,昨天陸鈞耀發了好大的火!而且我聽說,陸瑾淵在陸鈞耀的支援下開了家新公司,注資千億!

陸霆驍現在的對手不是一個人,他哥和他爸聯合起來對付他,哪來的功夫看我長得漂不漂亮?”

羅藝甜聽聞,小臉一耷,“這老爺子也太偏心了!陸少真是太慘了。”

“所以我不能再給他裹亂,我答應過阿姨的。”

羅藝甜忽然看著她,又問,“那你準備什麼時候摘下麵具?總得有個時間限製吧?”

林冉想了想,“等我們辦理完離婚手續,我會摘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