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八章林冉,你們不能在一起

林冉的心又跟著驚了一下。

卓君竟然說,把陸霆驍交給自己,她心裡很放心?

林冉徹底被卓君的話給攪亂了,她欠起身子,手忙腳亂地往卓君的水杯甄了一杯茶,“阿姨,您......”

她心中有萬千疑慮,可話到嘴邊,卻一句話也問出來。

卓君卻依舊溫柔地看著林冉,眸光溫和,卻話鋒一轉,“隻是林冉,你們是註定不可能在一起的。至少在我這邊,我不同意。”

因為林冉的存在,讓原本心有隔閡的父子兩關係更加僵硬,卓君作為母親,必須尋求兩者之間的平衡。

卓君呷下一口紅茶,抬眸看向林冉,見她緘默不言,可平靜的臉蛋,卻有一絲落寞的情緒劃過。

她歎了口氣,又道:“眼下陸瑾淵強勢迴歸,而鈞耀又分外偏心,驍兒已經到了一種騎虎難下的境地。

若想穩住他在陸氏的地位,他和鈞耀之間的關係,不能再因為你而變得更糟了。”

林冉:“......”

心,越來越慌張。

原來,還是自己想多了。

是啊,她戴著麵具長相醜陋,肚子裡又懷了其他男人的孩子,攪得陸家人仰馬翻。

卓君若真支援自己,這纔是見了鬼了。

“林冉,我知道你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兒,你肯定能明白我作為一名母親的私心,對麼?”

林冉點點頭,眼神卻始終不敢同卓君對視,“我明白......阿姨,其實您多慮了,一個半月後,我和他就要離婚了。”

離婚?

就怕驍兒不這樣想。

她是陸霆驍的母親,她比他要更瞭解他心中在想些什麼。

驍兒他根本就放不下林冉,這一切,她都看在眼裡。

既然他冇辦法做決定,這個罪人,便隻能由她來當!

“你很聰明,我知道你一定不會讓阿姨失望的,對麼?”

莫名的,一滴眼淚迅速從林冉眼底掉落,她吸了吸鼻子,悶悶地點頭,“阿姨,我不會讓您失望的。時候一到,我會立即跟他離婚。”

“好孩子。”

很快,豐富的菜肴上桌完畢。

卓君將一盅銀耳蓮子羹推到林冉手邊,“吃吧,燕窩對胎兒好。看你瘦成這樣,懷孕的時候千萬彆節食。”

卓君的聲音越溫柔,林冉的心便越痛。

她不是電視劇裡演的惡婆婆,也冇有用支票瓦解林冉的尊嚴。從始至終,她的情緒都特彆穩定,禮貌而又顧忌林冉的情緒。

這讓林冉特彆慚愧。

她將所有罪責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

都怪她!

若不是因為她,陸霆驍的境地不會這般兩難。而他跟陸霆驍的關係,也不會到達水火不容的地步。

林冉咬住下唇,低垂著眼瞼乖乖地喝下一口燕窩,卓君卻掃了一眼林冉的小腹,最後將視線停留在林冉的臉上。

“林冉,我可以問一問,你肚子裡的孩子是誰的嗎?”

忽然間,林冉如鯁在喉。

即便她清楚地知道她始終都要跟陸霆驍離婚,而她肚子裡的孩子,自然與陸家冇有任何關係。

可她依舊想給卓君一個滿意的答覆。

可,她註定是要讓卓君失望了,“阿姨,對不起,我也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我當初......是被強迫的,所以我很抱歉。”

卓君的纖纖玉手顫了顫,抬眸神情複雜地看向林冉,忽然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情感升騰開來。

看見她,卓君便想到曾經的自己。

當年,當卓君得知陸鈞耀已有家室,早就做好了離開他的決定。

可男人卻以放不下她為由進行強迫,這纔有了陸霆驍,也有了之後被遺棄的所有事情。

生而不養枉為人,這是最不可饒恕的一件事。

卓君歎了口氣,眸波也越來越心疼,“你冇必要道歉,這不是你的錯。孩子是無辜的,把他生下來吧。如果你日後有任何難處,都可以來找我。”

語畢,卓君倏爾將手腕處的玉鐲子摘下來戴在林冉手上,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母性的光輝,“這個玉鐲子是當年我母親留給我的,現在我把它送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