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七章侷促!林冉正式見家長

劉夕一梗,宛若雕塑般矗立在原地,動也不動。

呃......

這病裝著裝著,怎麼給裝忘了?

劉夕嘿嘿一笑,“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發現腿好了。總之這不是重點,你得給小帥哥的母親留個好印象!喏,穿這件!”

老太太說著就翻出一條白色的連衣裙,U形領,及膝的長度,走的完全是大氣婉約風。

“聽我的,長輩最喜歡晚輩這種裝扮。你又不能化妝,隻能從穿著上下手。”

劉夕剛剛就查過了,人皮麵具大多都是矽膠質地,上不了妝!

林冉更加懵了,“奶奶,您怎麼知道我化不了妝?”

她總覺得老太太今天怪怪的,麻木的雙腿康複得始料未及,竟然還知道自己的臉上不了妝?

這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又是自己想多了?

劉夕吞嚥了一口唾沫,心虛得要命。

真是見鬼了,一向謹慎的她今天淨穿幫了!

好在老太太腦子轉得很快,話鋒一轉,立即解釋,“你懷著孕化什麼妝?對胎兒也不好!好了彆耽擱了,趕緊把衣服換了,要不該遲到了!”

林冉還未回過神來,人就已經被劉夕推向了衛生間。

還彆說,這條U形領的連衣裙挺襯林冉的身材,整體一看,還挺有大家閨秀的風範。

她與卓君約在市中心的江南餐廳見麵,林冉剛到冇一會兒卓君就來了。

穿的還是昨天晚上的素色旗袍,隻是手腕處多了一個淡紫色的玉鐲子,一看就知道是剛從醫院趕來的。

林冉見狀連忙站起身,禮貌地打招呼,“阿姨好。”

卓君瞥了眼林冉還未隆起的肚皮,溫柔地抬手示意,“不必客氣,先坐吧。”

林冉被卓君那一抹眼神盯得心很虛,慌裡慌張地坐下後,就看見卓君端起手邊的茶壺倒入餐具燙洗著。

“餐廳的碗筷不如家裡的乾淨,燙一燙心裡踏實。再加上你懷有身孕,在外吃飯就更不能掉以輕心。”

卓君將燙好的第一份餐具放到林冉手邊,緊接著又開始燙第二份。

卓君淺淺地笑著,輕輕晃動茶杯的玉手比青蔥還要纖細。

林冉侷促不安得厲害,卓君雖比陸鈞耀有親和力得多,可她從始至終都很緊張。

像燙洗餐具這種事本應該由她這個晚輩來完成,可她像是被點了穴,坐在原地一動也不動,隻能懵懵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阿......阿姨,您找我有什麼事嗎?”林冉終於有些憋不住,鼓足勇氣地問了一句。

卓君微笑地抬眸看林冉,表情比平淡無波的湖麵還要溫和,“昨晚看你挺颯的,今天見我怎麼這麼緊張?”

能不緊張麼?

昨天膽子大是因為有陸霆驍在!

現在她一人麵對,也不知卓君的目的,心裡緊張太正常不過了。

“阿姨,是叔叔讓您來的嗎?”

“與他無關。”

彼時,卓君已將所有餐具燙洗完畢,又讓服務員倒了一壺茶水,隨後替林冉甄滿。

林冉悶悶地喝了兩口,就聽見卓君溫柔的聲音傳入耳廓。

“林冉,昨晚你那樣護著驍兒,我看在眼裡,也感謝你對他的照顧。隻是我家的情況你也看見了,如果你和驍兒要在一起,未來的日子,恐怕會難上加難。”

“阿姨,您誤會了。”

無論是羅藝甜先前調查的陸氏人物關係,還是昨晚的經曆,林冉都知道卓君特彆護著陸霆驍。

卓君與陸霆驍的關係斷然不像陸霆驍和陸鈞耀那般,至少,母子兩還能自如地聯絡。

因此,林冉不願對卓君隱瞞,不假思索地解釋。

“阿姨,其實我昨晚說的那番話,隻是為了幫他氣叔叔罷了。那時,病房裡都是叔叔的人,我若是不站出來表態,他就真的是一個人了。”

卓君倏爾抬眸,麵對眼前善良的女孩兒,倒是敬佩了幾分。

“在你昨晚替驍兒捱了他父親那一仗,我就知道我冇有看錯人。林冉,把驍兒交給你,我其實挺放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