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八章袖釦,是陸霆驍的!

林冉立刻轉身走過去,伸手就拿起一枚袖釦仔細觀看。

浮雕的皇冠,周圍還點綴著碎鑽。

對!

分明就是一模一樣!

而她也忽然想起來,羅藝甜剛剛給她發的訊息。

她說,這枚袖釦是豪門家族特意定製的,外麵根本買不到。

所以,這枚袖釦的歸屬,是陸霆驍!

這也意味著,監控錄像上,那個背對鏡頭而站的男人,也是他!

她就說,無論是背影還是袖釦,她通通都覺得特彆熟悉!

林淼淼忽然上前推了林冉一把,伸手就要去搶林冉掌心的袖釦,“一枚袖釦你也要偷是吧!還回來,這是霆驍哥的東西!”

林冉手一攥,一縮,目光灼灼地盯著林淼淼,冇說話。

林淼淼目眥欲裂地瞪著她,“不還是吧?好!我現在就給霆驍哥打電話!說你在家裡偷東西!你等著吧林冉,你完蛋了!”

“好啊,你打啊!正好,我也想當著陸霆驍的麵好好問問,你們讓我戴麵具的原因,是不是因為他。”

林淼淼脊背一寒,站在原地呆若木雞。

什麼情況?

林冉竟然要當著陸霆驍的麵直接詢問讓她戴麵具的原因?

這女人,該不會是知道了些什麼?

林淼淼心虛得要命,可又不想甘拜下風,便梗著嗓子拔高音量,“你什麼意思?林冉你彆瞎說八道!”

林冉直接從兜裡掏出那兩張監控畫麵的截圖,撚著照片,一下又一下地拍打在林淼淼的身上。

“一個月前,陸霆驍剛去賭場冇多久,你父母就拿著麵具去找我。所以,你們讓我戴麵具的原因,是陸霆驍對麼?”

林淼淼垂眸看向監控截圖,人傻了,唇角更是驚得止不住抽動。

這個死女人,竟然去調查這件事了!還不知從哪兒找來兩張監控錄像的截圖。

她還知道什麼?

她肚子裡的孩子......

不......絕不可能!

她若是知道她肚子裡的孩子是陸霆驍的,肯定不會站在原地與自己對峙。

頂多,她隻是在懷疑他們讓她戴麵具的原因。

林淼淼心虛得手忙腳亂,但她決定豁出去,索性賭一把。

“是又怎樣!那時候我剛跟霆驍哥確定關係,好不容易可以嫁給他,當然得提防你。你跟我長得一模一樣,如果以我的名義勾引他怎麼辦?

隻是我冇想到,我千防萬防還是晚了一步!你竟然成為了他的妻子!”

林冉一步步地朝她逼近,“你們讓我戴麵具的原因,不可隻能這麼簡單!你們肯定還有其他事情瞞著我!”

林淼淼死豬不怕開水燙,一口咬死。

“還真就這麼簡單!事實證明我也冇做錯,你戴了麵具一幅醜態,還天天勾引霆驍哥,不戴麵具那還得了?

林冉我警告你,霆驍哥說了會娶我的,所以在我嫁給他之前,你休想摘下麵具!否則,我一定會讓你奶奶不得好死!”

可惡!

林淼淼竟然又拿奶奶威脅她!

她絕不會將奶奶置於危險的境地中,但這件事,她也絕不會輕易作罷!

林家人讓她戴麵具的原因不可能就這麼簡單,但若想通過林淼淼的口問出來,隻怕是難上加難。

與其跟林淼淼在這兒糾纏,倒不如去找羅藝甜想辦法。

林冉手中攥緊的袖釦並未歸還,她狠狠地瞪了林淼淼一眼,決然離去。

眼看著林冉走出衣帽間,林淼淼趕忙趴到窗台上朝下張望,確保林冉真的離開,這才長舒一口氣。

她不知道林冉有冇有相信自己的說辭,但她不敢掉以輕心。

她剛搬來海邊彆墅和霆驍哥住在一起,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她絕不能讓林冉攪合這一切。

受到威脅的林淼淼定了定神,隨後立即掏出手機,用匿名的方式給陸鈞耀發了一則簡訊:

【老爺子,林冉和陸少結婚,卻身懷野種,現在重新住回了楚山莊園。您作為一家之主,就不打算做點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