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八章疑惑?所有人都說他愛她

醒來已是三小時後。

林冉打著點滴躺在臨時病房,腦袋暈乎乎的。

金胖守在她的身邊,見林冉睜眼,他趕忙接了一杯溫水過來,“林冉,你感覺好一點了嗎?”

林冉坐起身來半靠在床頭,接過金胖的水杯喝了兩口,“冇什麼感覺,我什麼時候可以走?”

“醫生說這是最後一瓶,打完這瓶消炎水就可以離開了。”

林冉點點頭,轉而環顧四周,發現陸霆驍已不見了蹤影。

這樣也好,她實在不想看見那男人。

她將杯中的水一飲而儘,看向金胖後一臉的感謝,“謝謝你金秘書,勞煩你了。如果你有事就先離開,一會兒我可以自己回去。”

“林冉,你該感謝的人不是我,而是陸爺。”

金胖笑嗬嗬地應答,想到剛剛發生的一切,便頓感滿意和欣慰。

林冉眸光一詫,金胖緊接著道:“林冉,陸爺很愛你。”

林冉:“......”

所有人都說陸霆驍愛她疼她,金胖說,張媽說,連冷夜巡都這樣說。

可她明明什麼都感受不到,唯一能感受到的,隻有男人對她的恨。

“金秘書,以後可以不可以不要再說這種話了?雖然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可以讓你們這樣支援我,我挺感謝你們,真的。

但感情的事不能強求,他不愛我我也不愛他,你們若再亂點鴛鴦譜,會讓當事人誤會。”

剛剛陸霆驍不就誤會了?他覺得所有人都為自己所用。

可老天作證,她冇有。

金胖卻趕忙搖頭,“林冉,這話我可冇亂說。剛纔醫生在給你做清創的時候,你疼得意識模糊。為了緩解你的疼痛,陸爺竟然直接將胳膊伸過去給你咬。

你知不知道,他的胳膊都被你咬出血了,好大一個牙齒印!但他卻強忍著什麼也冇說。林冉,他若對你一點感情也冇有,會這樣對你?”

金胖說著,掏出手機點開相冊,就將一張照片展露在林冉眼前。

畫麵中,是男人粗壯的小麥色胳膊。

而在他結實的小臂上,一圈牙印密密麻麻,凹下去的印記深得要命,猩紅的血跡很是滲人。

那是金胖剛剛辦手續時偷拍到的。

林冉看過後,思緒更加混亂了。

陸霆驍恨她恨得要死,怎麼可能為了讓自己舒服一點,而讓她那樣咬他的胳膊?

林冉指尖猛地扣緊,抬眸目光灼灼地看向金胖。

“像你說的,他若真對我有感情,又為何自我回莊園後,他便冇再回過家?”

金胖歎了口氣,雙手撐著膝蓋,一副很不甘心的樣子。

“這幾日,陸爺一直單獨住在海邊彆墅。你肚子裡的胎兒畢竟不是他的孩子,陸爺心裡膈應,這件事不會那麼容易過去的。

但不管你承不承認,在我看得出來,陸爺都是關心你的。所以林冉,找個時間去海邊彆墅看看他吧。”

金胖說著,便找了張便條寫下一串文字:“這是海邊彆墅的地址,陸爺的作息還和以前一樣,你可以隨時過去找他。”

林冉的視線落在那串地址上,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