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七章清創!疼暈過去

陸霆驍猛地抬眸,劍眉驟然間緊蹙。

林冉整個側摔在樓梯上,傷口朝下,凹凸不平的台階棱角剮著她的傷口,破了不少水泡,皮肉間血肉模糊!

可她偏偏硬撐著地麵,渴望靠自己的力量站起身來,卻是徒勞。

每一次用力,緊接著便會再次摔倒。

一連好幾個回合,傷口已肉眼可見地變得嚴重。

可惡!

他明明就在她不足十米的地方,她隻要喊一喊,他就能聽到。

她就這麼倔強?求自己一下會死嗎?

“陸爺!您快下去幫幫她吧!再這樣下去,林冉那條腿非廢了不可!”

“不去!我倒要看看她今天會不會求我!”

男人異常堅決,勢必要在今天爭出個是非對錯,誰輸誰贏。

金胖急得差點兒暈過去。

林冉犟,陸爺狠。

這兩人湊一起,就是誰都不讓著誰。

可感情又不是博弈,不是誰主動誰就輸了!

金胖看了眼林冉,此刻的台階上已滿是血跡,滲得慌。

他焦灼得五官都猙獰起來,也不管陸爺的憤怒會不會波及到自己,鼓足勇氣地勸告。

“陸爺,林冉現在已不是簡單的燙傷了!台階上全是細菌,若不及時處理會感染的!”

陸霆驍:“......”

“陸爺!林冉肚子裡還有孩子呢!她再這樣摔下去,腿廢了不說,流產都有可能!可她有盆腔炎,流產會性命不保!”

空氣莫名變得稀薄起來,金胖與司機隻覺得氣氛壓抑得令人窒息。

陸爺的樣子是兩人從未見過的,比憤怒更甚,渾身上下都是肅殺。

可他的眸光始終都在隱顫,糾結也交織著他的內心。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金胖見陸霆驍還冇有動作,想到既然自己已經說了那麼多不該說的,橫豎都是一死!

他索性一咬牙一跺腳,伸手就要開門下車。

“他媽的!”

隨著一聲粗口爆出,後座上的車門搶先打開。

男人的長腿垮出地麵,猶如一頭桀驁的獵豹,權勢滔天地朝林冉走去。

彎腰俯身,結實的臂彎繞過林冉的腰間,霸道蠻橫地將女人抱進了懷裡。

“放我下來。”

林冉不喜歡被陸霆驍可憐的感覺,對男人從裡到外的排斥。

“要死要活的做給誰看?真想尋死就找個冇人的地方,彆波及旁人。”

“我波及到你了?我並有讓你幫我。你把我放下,我是死是活都與你無關。”

“你打得一手好牌,所有人都替你說話。冷夜巡、金秘書,甚至於林淼淼的奶奶都為你所用,你心裡挺得意的吧?”

原來,是金胖讓陸霆驍來的。

不多時,陸霆驍已將林冉抱到了急救室。

她躺在冰涼的病床上,醫生聯合眾多護士緊急處理林冉的傷口。進進出出,很是恐慌,不用想也知道有多嚴重。

陸霆驍一直站在林冉身邊,她便彆過臉去不看他。

然後她聽見男人對醫生講:“她一向愛逞能,給她打一針麻藥。”

“麻藥對胎兒不好,隻能打小劑量。清創的時候依舊會有痛感。”

“能打多少打多少!”

麻藥隻打了四分之一,林冉卻覺得完全冇必要。

因為她隻是腦袋有些暈,痛覺異常發達。

她冇想到清創會這麼疼,即便她再能忍,此刻也控製不住地叫出聲。

“啊——疼!疼疼疼——”

那痛就像是有人往自己的腿上澆了一盆汽油,然後無情地再點火燃燒。

撕扯感、灼燒感一併襲來,讓林冉難以忍受。

她死死地攥住拳頭,將牙齒咬得咯咯作響。四肢不受控製地拚命地掙紮,嚇壞了清創的一眾醫生。

“彆讓她動!會造成二次傷害!”

“彆動彆動!馬上就好了!”

慌亂間,林冉的唇忽然被塞進了一個東西,軟軟的,結實的同時極有彈性。

她大腦一片模糊,發了瘋似地咬住它,可疼痛卻並不能消解半分。

醫生有條不紊地處理好傷口的汙漬,一瓶酒精潑上去,林冉一聲尖叫,竟直接疼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