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六章陸爺!你看林冉!

東郊距離錦城醫院有一個小時的路程,兩人上車後誰也冇有說話。

林冉扭頭看向窗外,麵色平淡從容地看著窗外來回變換的風景,倒是陸霆驍忍不住地多看了女人兩眼。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林冉腿上的傷也變得嚴重起來。

水泡接二連三地浮現而出,密密麻麻,看著滲人又恐慌。

林冉緊咬牙關,硬是冇喊一句疼。

可林冉越是波瀾不驚,陸霆驍的心便愈加沉悶煩躁。

他頂看不慣女人這幅兩袖清風的模樣,像是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與她無關。

哪怕是身負重傷,也毫無知覺。

她就這麼淡漠無情麼?

身體麻木,連心,也跟著一起麻木不仁。

麵對自己,她的情緒難道就冇有泛起一點點波瀾?

陸霆驍思緒萬千的眼神從林冉身上抽離,抬眸看向前方後視鏡,冷聲問:“怎麼開這麼慢?”

“陸爺,前方限速。”司機恭維應答。

“金秘書,給交警隊打電話,開綠色通道!”

“是!”

陸霆驍吩咐完,餘光再度落到林冉的身上。

可她卻還是一貫的清冷孤傲,臉上除了倔強,冇有絲毫多餘的情緒。

陸霆驍心煩意亂地彆過頭,情不自禁地攥緊拳,甚至連額上的青筋都猛然鼓起。

這女人,心是真硬!

可惡!

有了綠色通道的加持,原本一小時的路程司機硬是不出半個小時就到了。

高貴的庫裡南穩穩噹噹地停在錦城醫院的大門口,陸霆驍率先下車,本想繞過車位去抱林冉。

誰料,這女人卻拉開了車門,徑直從真皮座椅上走了下來。

她一瘸一拐地蹣跚兩步,忽而發覺男人深邃的視線停留在她的傷口上,眼神複雜,還交織著一絲愕然。

林冉索性與他對視,毫不掩飾。

“如你所見,我剛剛利用了你。我冇那麼脆弱,也冇林淼淼那麼好命。不過是燙一下罷了,還冇有到走不了路的程度。”

陸霆驍聽聞驟然逼近,居高臨下的氣勢十分迫人,“所以,你在利用我氣她?”

“是。”

“林冉,你好大的膽子!”陸霆驍勃然大怒。

她的膽子哪有那麼大?

眼前的男人,是被上帝選中的王,叱吒風雲,受萬眾敬仰。

而她,卻是最卑微的平民。

因此,在麵對暴跳如雷的陸霆驍時,她心裡怎能不害怕?

可她不能將情緒展露,更不想在男人麵前丟失了尊嚴。

便隻能硬挺。

林冉定了定神,忽而笑了,“我看不慣她欺負我,反擊一下又何妨?你回去吧,你的小可憐還等著你寵愛呢。”

語畢,林冉轉身,拖著一隻滿是傷痕的殘破細腿,一瘸一拐地朝醫院大廳走去。

她走得很慢,每動一下,那灼燒的大腿便撕扯著皮肉傳來鑽心的痛感。

痛。

痛極了!

可她的背影,卻偏偏是那樣的執拗,不卑不亢。

陸霆驍盯著她消瘦的背影越走越遠,慍怒的情緒便肆意氾濫。

利用他?

好!

非常好!

這該死的女人,休想再得到他一絲一毫的憐憫!

陸霆驍決然轉身,攜著渾身的肅殺坐回車內。

“回公司!”

“是,陸爺!”

司機立即發動引擎,副駕駛的金胖卻一聲驚呼,緊接著便火急火燎地轉過身來。

“陸爺!快看林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