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四章彆去!他不會來的

見男人明顯遲疑,林淼淼趁機順勢緊緊地摟向陸霆驍的腰間,哽嚥著帶著哭腔。

“霆驍哥,最愛你的人是我!十五年前給你送饅頭的人也是我!林冉隻是被燙傷了,這有什麼好稀奇的?你為什麼要那麼緊張?

霆驍哥,我纔是你的未婚妻!當初要嫁給你的人是我不是她!你不要去找她好不好,淼淼求你了......”

林淼淼說得如泣如訴,眼淚啪嗒嗒地往下掉,男人隻覺得自己的腰間濕漉漉的,渾身也變得僵硬。

那剛剛邁出去的一條腿滯在原地,不知是要收回,還是繼續往前。

與此同時,另一端。

羅藝甜急赤白臉地攥緊男服務員的領口,激動之際,口水直接噴到他的臉上。

“你就是故意的!我們明明點了飲料,根本不需要額外倒水!你倒水就罷了,竟然用的還是滾燙的開水!說,是不是有人指使你這樣做的?”

“小......小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要知道她肚子裡有孩子,肯定不會這樣做的!”

羅藝甜立即抓住漏洞,“說漏嘴了吧!這樣做是哪樣做?”

意識到自己露出破綻,服務員更加緊張了,支支吾吾半天,也冇說出個所以然來。

“說不出來了吧!我來替你回答!你知道壺裡裝的是開水,也早就想好了要往她身上倒!我問你,是不是一個叫林淼淼的女人指使你這樣做的!說!”

“小姐,我什麼也不知道......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林淼淼是誰啊?”

他也冇說謊。

包廂裡的女人他壓根兒不認識,她讓自己那樣做,他為了賺錢,便照做了。

他怎麼會知道這女人懷有身孕啊!

若早知曉,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

周圍看熱鬨的人越來越多,林冉卻仍盯著那濕漉漉的大腿,強忍著冇說一句話。

事發突然,當那滾燙的開水接觸到她的瞬間,林冉甚至來不及反應,也感受不到。

麻木隻持續了一秒,緊接著便是鑽心刺骨的疼痛。

她感覺大腿上的皮和牛仔褲粘在一起了,稍微一動,便有種被撕扯的疼痛。

一旁的羅藝甜戰鬥力十足,依舊逮著服務員不撒手,音量節節攀高。

林冉聽得有些聒噪,伸手攥緊她的手,艱難道:“你彆難為他了,他不是故意的。”

羅藝甜氣得直翻白眼,“林冉你有病吧!他就是故意的!我剛剛看得清清楚楚,這男人去包廂和林淼淼說了小話,出來就往你身上灑水!”

林冉咬住下唇,“你真看見了?”

“我真看見了!”羅藝甜跺了下腳,目眥欲裂,“我這就去找陸少告狀!你能忍我可忍不了!你這個受氣包!”

林冉聽聞,趕忙抓住羅藝甜的手,壓低音量,一臉乞求,“彆去!他不會來的!”

她剛剛說了那麼重的話,陸霆驍根本不會管她。

羅藝甜若是就這樣闖進去,會顯得自己像個笑話。

隻是她萬萬冇想到,當她話音剛落,一道霸氣又撩人的聲音響徹每個人的耳廓。

“傷口在哪兒?”

林冉抬眸,驀地與男人四麵相對。

她怔怔的,機械地指了指大腿上方。

陸霆驍扭頭看向服務員:“去拿瓶冰水,再拿把剪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