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二章關係,更糟糕了

林冉:“......”

又來了。

陸霆驍的疑心病太重,這讓林冉憋得特彆難受。

他是站在世界頂端的王者,三言兩語便能將所有人都玩弄於股掌之間,自己又哪來的手段可以隨時獲取他的行蹤?

林冉被他逼得心底發怵,咬著牙定神,平淡的眼波裡處事不驚:“陸先生,你太看得起我了。

無論我是否知道您的行蹤,可您這樣貿然地跑來找我,徒留女友一人在原地等待,我是不是可以認為,我比林淼淼,更值得你付出?”

林冉找不到話來反駁,她也知道男人根本不信她,索性換個法子與他周旋,儘快結束這場僵持。

可轉念一想她又覺得自己說得冇錯。

自己若真在他心中一點分量都冇有,他又怎會扔下林淼淼跑來找她?

但林冉心裡很清楚,男人的分量與愛無關,從裡到外全都是恨。

甚至於,他對自己恨,超過了對林淼淼的愛。

陸霆驍陰鷙的眸子鎖定在林冉身上,語氣嘲諷又輕蔑,“林冉,彆太自以為是!”

林冉不落下風,字字珠璣。

“陸先生,我的自以為是不都是被您給慣出來的?我稍有風吹草動,您便怒不可遏。您若真覺得我心懷不軌,最好的方法是無視,不是麼?”

陸霆驍啞口無言。

開天辟地頭一遭,他竟有種被女人牽著鼻子走的挫敗感。

明明知道她故意說反話,可這反話偏偏一針見血,每一句都說到陸霆驍的痛點上。

啞然片刻,他驀地鬆開林冉,眸光比以往更加陰寒滲人。

“林冉你記住,在我這裡你什麼也不是。以後看見我最好繞道走!”

林冉強裝淡定,抬起煞白的臉,依舊是那副平靜的麵容。

“記得住,我當然不會找你。但陸先生,您說的這句話我也原封不動地送給你。我想,我們都不想和彼此有過多的糾葛。”

說完,林冉推開陸霆驍,拔腿就走出了衛生間。

那抹清冷孤傲的背影,一如既往的不卑不亢。

直到消失在對方的視線中,緊張過度的林冉重回餐桌徹底鬆懈下來,撫著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氣。

男人那迫人的氣息讓林冉分外窒息,她剛剛用儘了所有力氣與他對抗,纔不至於讓自己顯得過於狼狽。

她的確不想再跟男人繼續糾纏下去,所以她說的那番話,是自己能想到的最嚴重也最令人憤怒的言辭。

她在將陸霆驍推遠的同時,也斬斷了自己內心那隱匿的希望。

畢竟,唯有不曾擁有,纔不會有所求。

羅藝甜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小嘴叭叭地問個不停:“剛剛陸少是不是去找你了?你們說什麼了?是不是和好了?快說快說!”

林冉悶悶地吃了幾口剛上桌的魚,頭也不抬。

“冇和好,而且更糟。彆說我了,你的男網友怎麼回事?遲到也太長時間了。”

“他遇到點突髮狀況,處理好了馬上就來。”

什麼事情需要處理這麼久?

若不是與他有約,林冉早就拽著羅藝甜走了。

林冉吸了吸鼻子又喝了口飲料。莫名的,原本甘甜的果汁竟有些酸澀。

她皺眉看向羅藝甜,見這女人的黑色口罩還未摘下,忍不住道:“把口罩摘了吧,林淼淼不敢把你怎麼樣。”

羅藝甜托著腮幫搖頭,冇辦法繼續打探八卦,她隻能垂眸看向手機螢幕,心不在焉地給那個名叫冷少的網友發訊息。

輸入好長一串文字,卻又莫名刪除。最後索性扭頭看向窗外,焦灼地等待著。

與此同時,玻璃包廂。

林淼淼用掌擋住唇,神秘兮兮地跟一名男服務員說著什麼。

她一邊說,眸光還有意無意地往林冉的方向瞟。

“我說的你都記住了?”

男服務員麵露難色,“小姐,我會被投訴的。”

林淼淼睨他,“不照我說的做,你就會被我投訴!相反,如果你乖乖聽話,我會給你補償一筆高昂的費用。”

話音剛落,陸霆驍便陰著一張臉走了進來。

男服務員趕緊收走桌上的空盤子,下意識瞟了林淼淼一眼,畏首畏腳地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