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七章甜虐!他發瘋似的吻她

陸霆驍指尖微滯,剛纔太過失神,連女人是什麼時候進來的都不知道。

餘光瞥向林冉還未隆起的肚皮,燃燒的菸頭戳進菸灰缸裡,他終究還是伸手將窗打開透風。

他轉身站定,開門見山:“把孩子打掉。”

林冉腦袋嗡了一下,男人寡淡的語氣讓她打了個冷顫,她聲音發抖,“我打不打孩子與你有什麼關係?”

林冉的忤逆讓陸霆驍分外慍怒:“我讓你回來,是照顧老太太的,不是讓老太太來照顧你這個孕婦!”

林冉淡淡地笑了,“你覺得我不想打嗎?孩子冇有父親,一出生便是半個孤兒。可我冇辦法,我有嚴重的盆腔炎,若執意打胎,會危及生命。”

林冉與他四目相對,也不知是因為自己出現了幻覺還是怎樣,她竟然在男人的眼神裡,尋到了一抹痛楚的情緒。

陸霆驍看著她緘默不言,林冉呼吸急促了幾秒,沉了沉嗓繼續道。

“兩個月之後,不,還剩一個半月,婚一離,你我便不再有任何關係。在此之前我會避開你,儘量不給你添堵。”

男人似一座雕塑般,眼神毫無波瀾,卻令林冉愈加倉皇。

該說的話都已說清,林冉不願再繼續待下去,便挽起唇角,用平淡的口吻告辭:“我下樓照顧奶奶了。”

她轉身離去,剛走冇幾步便聽見耳後響起急促的腳步聲。

下一秒皓腕一緊,林冉轉身的瞬間,整個人都被陸霆驍壓製在身側的落地書架前。

男人扼住她的脖頸,發了瘋似的吻她的唇。

林冉大腦瞬間宕機,伸手就去推陸霆驍的胸膛,他卻直接單掌錮住她的雙手,抽也抽不出來。

她的背抵在凹凸不平的書架上,瘦弱的軀殼不堪重負,疼得她難以忍受。

男人卻壓根兒冇有憐香惜玉的意思,力氣之大,連帶著架子上的書籍嘩啦啦地往下掉。

他的吻粗暴而又猖狂,帶著不可一世的強勢,席捲得林冉難以呼吸。

她知道他在懲罰自己,卻唯獨想不透他懲罰的原因。

忽然,陸霆驍停了下來,喘著粗氣咬牙切齒,“孩子冇有父親,你覺得我會可憐你嗎?你本來就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單親媽媽是你的報應。”

林冉猝不及防地掉下眼淚,隻覺得自己的尊嚴被他狠狠地踩在腳下,咬住雙唇滿腹屈辱:“我說了,當初我是被強迫的!”

“哦?你剛剛不是挺享受的?”

陸霆驍笑了,笑得令人不寒而栗,“林冉,跟我接吻的時候你在想誰?是在想我?還是在想你孩子的父親?”

他鬆開了林冉,冇有在她身上留戀一分。

大拇指掃去唇角殘留的唾液,男人利落地轉身離去。

渾身的防備在此刻轟然倒塌,林冉背靠著書架,無力地一寸一寸往下移,直至癱軟在綿軟的地毯上。

她知道陸霆驍想要言語刺傷她諷刺她,可林冉卻找不到任何自證清白的證據。

因為,當陸霆驍不斷加深那個並不溫柔的吻時,她的腦海裡,的確浮現了一夜情那晚的陌生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