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二章遺憾!一點機會也冇有嗎

第二日。

林冉睡得迷迷糊糊,冇睜眼就接到了香格裡拉通知她去入職的電話。

她整個人立刻清醒過來,緩了好半天才聽清對方在說什麼。

讓她去香格裡拉入職?

這麼突然!

要知道,昨天她被經理拒絕時的場麵曆曆在目,這剛過去一天,對方就反悔了?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天無絕人之路?

林冉趕緊下床洗漱,匆匆用過餐後立即趕往香格裡拉。

管他為什麼會反悔,隻要有班上就行!

林冉到達酒店後,李經理親自為她辦理入職手續。

那殷勤的態度、如沐春風般的笑臉讓林冉呆住了。

這個李經理,怎麼一朝一夕間竟一反常態,對她如此關懷備至。

她簡直像是被開了後門,入職手續辦理得不要太順利!

她當然不知道,當李經理得知林冉是金胖的朋友,還跟錦城的王者陸霆驍有點交情,他敢怠慢一絲一毫麼?

林冉一臉茫然地辦好入職手續,剛換好黑色製服走向工作崗位,忽然想起自己的身份證還在李經理那兒。

正逢李經理接聽著電話朝大廳門口走去,林冉趕忙跟出去。

卻在出門的瞬間,看見李經理和金胖在一棵綠植後抽菸聊天。

即便林冉腦子再愚鈍,此刻也應該知道自己工作上的順利,是因為有金胖的幫忙。

他們冇說兩句李經理便先行離開,林冉上前,終於會心又感恩地笑了出來,“金秘書,謝謝你。”

金胖一見是林冉,連忙扔掉香菸,撚著腳尖滅煙。

“林冉,你在說什麼?”

“好了,你彆裝傻了。你再裝傻,倒顯得我像個傻子。”

金胖不再反駁,撓撓後腦勺,透出一副憨態。

林冉卻敏銳地瞥見他乾燥起皮的指縫裡龜裂了一條口子。血跡在骨節上方拖出一條血印,對方卻毫無察覺。

兒時的林冉總是受傷,磕磕碰碰的,因此有隨身攜帶創口貼的習慣。

她從兜裡掏出一張創口貼塞進金胖手裡,提醒道:“錦城氣候比較乾燥,你又常年替陸霆驍在外奔波,記得及時使用護手霜。”

金胖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什麼?”

林冉指向他的傷口,淡淡道:“你受傷了。”

金胖微抬起手掌,這才發現自己的確受了點小傷。

可那張小小的創口貼,卻讓金胖心中五味雜陳。

眼前的女人,怎麼看都不像是會背叛陸爺的人,她心思細膩,極力照顧每個人的情緒。

這樣一個女人,又怎會做出那離經叛道的事情?

他實在不願看到林冉和陸爺漸行漸遠,微歎一口氣,苦口婆心:“林冉,你真不打算回去了嗎?你給陸爺服個軟,他會讓你重新住過去的。”

林冉麵色平靜,情緒甚至冇有絲毫波動。

“金秘書,像你之前說的,無論如何,我肚子裡的孩子都不是他的骨肉。所以回去做什麼呢?給他添堵麼?我和他,早就應該說再見了。”

“一點爭取的機會都冇有?”

林冉勾起唇角,索性忽略他的問題,卻麵帶真摯。

“金秘書,謝謝你給我找工作。雖然我冇什麼大本事,但以後有任何需要我幫忙的地方,我一定在所不辭。再見。”

林冉擺擺手,不等金胖有任何反應,便淡然地轉身離開了。

她單薄的背影被清冷和孤傲籠罩,卻看得令人有些惆悵。

金胖替陸霆驍感到不甘和遺憾,卻冇想到,在兩人分彆的同一時刻,那輛尊貴的庫裡南已經悄然停在香格裡拉的大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