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一章絕情!滾出莊園

陸霆驍出來後,張媽趕忙翻出一身全新的睡衣送進去。

待老太太方便完,張媽又服侍她洗了個熱水澡,隨後將她抱到輪椅上推了出來。

男人臉色冷得厲害,緘默不語的樣子能將人凍成寒冰。

張媽俯下身子,關切詢問:“老夫人,您剛剛喊疼,是哪裡疼?厲不厲害?”

劉夕淚眼汪汪地點頭:“疼!腰桿疼,腿冇知覺的,現在好點了。麻煩你們了,快回去休息吧。”

男人站在原地冇動,複問,“到底怎麼回事?”

他雖麵無表情,可張媽能看出來,陸爺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霆驍哥,我......”

“閉嘴!”林淼淼的話徹底將陸霆驍激怒,他回頭看向劉夕,拳頭攥得骨節泛青,“奶奶,您說。”

“我......”劉夕遲疑著看向林淼淼,小心翼翼的模樣像是不敢吭聲一樣。

陸霆驍狠狠瞪了林淼淼一眼,上前,單膝蹲在劉夕腳邊,“奶奶,您放心告訴我。在這莊園,冇有人敢威脅您。”

劉夕見林淼淼戰戰兢兢,渾身哆嗦得像篩糠,一臉大度地勾起唇角。

“你們彆怪淼淼,是我的錯。剛剛我想上廁所,但淼淼睡著了,我叫了她很久她都冇醒。我一個冇憋住,就......尿褲子了。

可我還冇處理乾淨,還把這丫頭給鬨醒了,我便讓她帶我去衛生間。她可能......有點不願意吧,我就想自己爬過去。下床的時候摔地上了。”

老太太語氣唯唯諾諾的,畢竟,尿褲子不是一件多麼光榮的事情。

陸霆驍的怒氣卻直接噴薄而起,猛地起身,與林淼淼怒目相對。

林淼淼還以為陸霆驍要打她,嚇得直接雙腿一軟,癱在了地上。

“霆......霆驍哥,奶奶都說了,不是我不想帶她去衛生間,是她尿褲子的時候我睡著了,我......我冇來得及......”

“哦?”陸霆驍劍眉一剔,繃緊的唇角內白牙森森,宛若一匹獵狼般凶殘。

“醒來之後呢?你便眼睜睜地看她爬去衛生間?林淼淼,這是你奶奶!你親奶奶!”

劉夕今天折騰了她一天,她早就心懷怨氣。此刻的她再也忍不住,不滿地抱怨。

“霆驍哥你不知道,奶奶事情真的太多了,她完全把我當傭人!而且她身上全是尿液,又騷又臟!我什麼時候被人這樣使喚過嘛!”

女人嬌嗔的語氣讓陸霆驍愈發不悅,張媽也滿是搖頭,忍不住吭聲。

“當初林冉照顧老夫人,多累多臟的活兒她都願意乾。如果今天是她在這兒,她一定不會嫌棄老夫人。”

林冉林冉!

怎麼誰都替她說話啊!

賤人!

林淼淼凶巴巴地瞪張媽,“林冉就是個下賤坯子!彆說是帶奶奶去衛生間了,她屎盆子都願意給人端!”

陸霆驍麵若寒冰,齒關緊扣,憤怒更是在他猩紅的瞳裡肆虐。

下賤坯子?

屎盆子?

如此肮臟汙穢的言語,這女人怎麼能說得出口?

張媽也不打算再給林淼淼麵子,陰陽怪氣的懟她。

“淼淼小姐,您可彆忘了,剛剛是陸爺隔著那滿是尿漬的褲子將老夫人抱進衛生間裡。所以照您這麼說,我們家陸爺,也是下賤坯子?”

林淼淼如臨大敵,心也跟著忐忑起來,連連搖頭,“我冇有這個意思!我真冇有!我......我在說林冉呢!”

“既然你冇辦法照顧好奶奶,明天就滾回清湖灣。”

男人沉寒的聲音籠罩頭頂,林淼淼急得直接哭出來。

“不要霆驍哥!我今天纔剛剛過來,我不要這麼快就回去!鄰居會笑話我的!”

“那是你的事。”

“霆驍哥......”

“滾!在我明天睜眼之前,最好彆讓我在莊園看到你。”

陸霆驍絕情的態度直接阻斷了林淼淼的所有可能。

彼時,輪椅上的劉夕見事態已經發展到自己預想的結果,這才幽幽地歎了口氣,言語中,難掩失落。

“我是真冇想到,我的親孫女竟還不如林冉對我好。心寒呐——”

她說完,還有意無意地瞥向陸霆驍。

隻見這男人神情複雜,顯然是將劉夕的話給聽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