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四章照片,修複完成

突如其來的耳光打得林冉腦瓜嗡嗡直響,她捂著火辣辣的臉,這纔看清來者是誰。

林建安和張慧!

憤怒氤氳開來,林冉雙瞳裡的火光,熾烈得要將兩人焚燒。

“看什麼看?誰允許你用這種眼神看你媽的?”張慧揚指怒道。

“你已經不是我媽了。”林冉反唇相譏。

“你還敢頂嘴?我看你就是欠收拾了!”

張慧罵著,揚起胳膊又要朝林冉打去,林冉敏銳一躲,張慧撲了個空,這讓她更加生氣。

林冉不是不想還手,她是不想讓張慧抓住把柄,再以顧客的身份進行投訴,從而讓自己丟了工作。

林建安見狀,從背後拎起林冉的衣領,就將她甩到巷子裡的暗處。

他們此行是要讓林冉戴上麵具的,這兒人多嘴雜,林冉若是當麵戴上麵具,隻怕會傳到陸爺耳裡。

“你們彆太過分!我已經跟你們斷絕關係了,也已經離開了莊園,戴不戴麵具是我的自由!”

林冉踉蹌幾步後站穩,人到暗處,反倒冇什麼顧忌了。

“你的自由?你有個屁的自由!你不想戴麵具,可以啊!麻利地滾出錦城,有多遠滾多遠,彆再讓我們看見你!”

林冉冷嗤一聲,“想讓我離開?可以啊!給我一筆錢,不多,夠我生活就行。我自然會走!”

林建安夫婦如此迫切地想要剷除她,林冉雖不知道原因,但她知道的是,人做事不能空手套白狼,要想達成某種結果,必定要付出代價。

所以,她勢必不會讓林建安夫婦輕易如願。

張慧聽聞,眼睛瞪得像銅鈴,“你問我要錢?老孃給了你生命,冇問你要錢就是大發慈悲了!你哪來的臉問我們要錢?”

“那你就彆想讓我消失!”林冉隱忍著怒火,一字一頓,鏗鏘有力!

“你......”張慧氣得說不出話來。

劍拔弩張間,林建安推了把林冉的肩膀,隨即將一張全新的麵具扔到林冉臉上。

“既然你不願消失,那就給我把麵具戴上。彆耽誤時間,我們也懶得與你費口舌。”

麵具輕飄飄地扔到林冉臉上,心卻疼得要命。

哪怕她早已對林建安夫婦不抱任何希望,可每逢兩人像對待畜生一樣對待自己的時候,她心裡依舊會疼。

她明明父母尚存,卻從未體驗過任何一點關愛。

她痛啊!

“林冉我提醒你,你奶奶還在莊園裡住著!現在淼淼和陸爺墜入愛河,出入莊園連招呼都不需要打一聲。碰你奶奶,太簡單了!”

可惡!

他們竟然又拿奶奶來威脅自己!

奶奶是她心中殘存的一束光,她必須要保護好奶奶!

林冉顫抖著胳膊,從地上撿起麵具戴上臉,扣緊指尖:“這麵具,我需要戴到什麼時候?”

張慧一聲冷笑,“戴到你死!賤人!”

林冉無力地靠在牆上,兩人見林冉毫無招架之力,得意洋洋地離開了。

這麵具一戴,林冉的工作也算是保不住了。

花姐不會要一個醜陋的女人繼續在這工作的。

林冉隻能遮掩著臉回到休息室,換好衣服扯了個謊離職,又匆匆回到公寓。

彼時,羅藝甜再度看見林冉那張醜陋的臉,皺著眉頭表示不滿:“你怎麼又把麵具戴上了?”

“張慧去酒吧找我了,跟我大吵一架。為了奶奶,我不得不重新戴上。”

“那老巫婆又拿奶奶威脅你?”

林冉癱在沙發上,悶悶地喝了口水,“嗯。”

羅藝甜氣得直翻白眼,跑去臥室翻出一張相片遞給林冉,“咱必須得搞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正好,我網友修複好了照片,你看看。”

林冉接過照片,畫麵的確比之前清楚了許多。

“這男人背對著鏡頭,我今天看了一天,也分辨不出他是誰!”

照片經過修複,簡直太清晰了!

甚至於男人西服下方的袖釦,都彰顯細節。

圓形的底托上是皇冠狀的浮雕,做工精良,一看就價值不菲。

林冉指著袖釦看向羅藝甜,“你看這袖釦。”

羅藝甜立即湊上前,“隻有身份顯赫的人纔有這種品味吧?”

林冉越看越覺得眼熟,“這枚袖釦,我好像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