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燙眼!看見了他的女朋友

什麼?

陸霆驍本就對林冉心存芥蒂,將毫無學曆的她留在洛香已經是他最大的讓步。

這女人倒好,撿了便宜,竟還敢恬不知恥地要求他解決住宿問題!

男人的臉色陰沉得嚇人,金胖更是替林冉捏了一把冷汗。

冷夜巡見狀,眼看著陸霆驍就要發作,立刻上前解圍:“好說,住宿而已。洛香有能力滿足你。”

金胖眼皮一跳,陸爺不悅得那般明顯,這冷少怎麼還敢在危險的邊緣瘋狂試探?

陸爺若是發火,他們一幫人都得跟著完蛋。

他連忙貓腰走到冷夜巡身邊,顫著嗓音卑微提醒:“冷少,您是不是忘了,洛香冇有員工宿舍啊......”

冷夜巡卻是一臉大度,擺擺手,笑盈盈地看向陸霆驍。

“林冉的要求不算過分,我相信陸總裁的格局,斷然不會拒絕。”

陸霆驍的眸色滿是威脅,轉身坐上辦公椅,壓根不給冷夜巡麵子:“人是你執意留下來的,她的要求與我無關,你自己解決。”

嘶——

這男人。

自己把林冉留下來還不是為了他!這傢夥還真是過河拆橋。

林冉皺著眉頭看了看陸霆驍,又麵露擔憂地看向冷夜巡。

這是答應了還是冇答應?

倒是給個準話呀!

之前她和奶奶住的廉租房冇錢交房租,早就被趕出去了。

公司若是不能替她解決住宿問題,那她能不能鬥膽申請,預支一個月的工資?

她得租房子呀!

麵對著渾身反骨的陸霆驍,林冉知道自己不能多言。

但她有什麼辦法?現實讓她騎虎難下,若是不能解決溫飽,她哪來的精力工作。

林冉頓了頓,厚著臉皮再度開口:“那......”

“咳咳。”幾乎是她剛開口,冷夜巡便迅速衝她使眼色。

林冉的話梗在喉頭,就聽見冷夜巡又道,“金秘書,你帶她下樓辦手續,其餘的我來解決。”

“是,冷少。”金胖恭敬地應道,隨後伸出胳膊衝向門口,“林小姐,請跟我來。”

林冉又悶又懵,這個名叫“冷少”的男人說他來解決,可他說話好使嗎?

算了不管了,車到橋頭自然直,走一步看一步吧。

林冉想著,亦步亦趨地跟金胖下了樓。

兩人一離開,冷夜巡便笑嗬嗬地看向陸霆驍,打趣道:“是你自己讓我解決的,我隻幫你一次。你若是不滿意,可彆找我。”

陸霆驍哼出一口冷氣,瞥了冷夜巡一眼,便靠在辦公椅上閉眼小憩,懶得多言。

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閉眼的瞬間,一旁的冷夜巡眸裡閃過一道暗芒,表情更是彆有深意。

林冉這女人很有潛力,而他作為陸霆驍的發小,自然要好好安置他的小嬌妻。

冷夜巡冇待一會兒也走了,金胖的電話卻撥通了總裁辦的內線。

陸霆驍有些煩躁地按了擴音,帝王般的嗓音低沉傳來:“說。”

“陸爺,林冉的手續已經辦好。您看,是讓她留在設計部找個師傅帶她,還是和所有實習生一起打雜?”

陸霆驍椽弄眉心,“不急。先讓她寫份詳細的簡曆送上來。”

他總覺得昨晚調查資料有誤,林冉是個冇有學曆的文盲,可配香水的專業技能卻堪稱過硬。

這女人,一定不簡單。

既然決定把她留在身邊,那麼他必須得弄清楚她的底細。

“好。”金胖頓了頓又道,“陸爺,剛纔前台打來電話,說林淼淼在樓下吵著要見您。您看......”

聽到林淼淼的名字,陸霆驍倏爾掀開眸子。

該死。

林冉的到來打亂了他的所有計劃,以至於他將林淼淼這麼重要的女人都給忽視了。

而自打昨天在民政局分彆,他便一直沒有聯絡她。淼淼她,肯定著急了。

“帶她上來。”

不多時,林淼淼在金胖的帶領下直達頂樓,走入總裁辦公室。

女人猶如劉姥姥進大觀園,東看西瞅,冇見過世麵的樣子讓金胖眉心緊皺。

這麼個女人,怎麼會是陸爺找了十多年的女人?

總感覺有些不值。

金胖推開玻璃門,話未出口,林淼淼便迫不及待地推開他,著急忙慌地跑到陸霆驍跟前,投懷送抱地挽上男人的臂彎,嬌滴滴道:

“霆驍哥你去哪兒了,淼淼好想你,昨晚夢裡全都是你~”

肉麻的聲音讓陸霆驍十分不適,身體本能的反應便是排斥,可他並未推開林淼淼。

他心中始終有一個困惑,那晚在她身上聞到的味道,為何可以與林冉調配的香水一模一樣?

胳膊繞過林淼淼的腰肢,陸霆驍將她往懷裡摟了摟,垂眸再度嗅聞她身上的氣息。

而與此同時另一邊,填好簡曆的林冉按照金胖的指令來到總裁辦公室。

隻是她剛剛走出電梯間,便遠遠看見陸霆驍和一名女人抱在一起。

林冉遲疑了下,那是他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