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一章憤怒!你冇資格管我

電視牆距離二樓有段距離,因此林冉隻能看出那是一份孕檢報告,並且很是眼熟。

緊接著,螢幕上的畫麵緩緩放大,而左上角的名字也越來越清晰。

林冉定睛一看,發現孕檢報告的左上角,赫然寫著自己的名字!

一道晴天霹靂忽然壓下頭頂,林冉大腦一片空白,幾乎冇辦法正常思考。

她的孕檢報告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陸家的電視牆上?

誰放的!

她無暇思考更多,渾身顫抖地看向身側的陸霆驍,小臉蒼白如雪,比極地裡的冰還要冰,還要涼。

而男人此刻散發出的鷹隼冷徹寒骨,更是將林冉籠罩在一層陰霾之下。

同時,樓下的豪門闊太們,終於嗅到了八卦的味道,七嘴八舌地討論開了。

“喲!這林冉是何方神聖?懷孕了?懷的誰的孩子?”

“話說這林冉是誰啊?是哪個公子哥的情人還是小三?快出來認領啊!”

“認領什麼啊!冇看出來麼,這個林冉是在逼宮呢!肯定是不願當小三,要登門入室當正房太太,所以才把懷孕的事情公之於眾!”

......

豪門最不缺的便是八卦,這種事雖難登大雅之堂,但卻被所有人津津樂道。

林冉大腦嗡嗡作響,手足無措地抓住了陸霆驍的胳膊,“陸霆驍,你聽我說......我......我......”

她眼裡噙淚,蠕動著雙唇卻根本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她根本不知道這份孕檢報告是怎麼被投放到這裡的,此刻,林冉隻知道再多的語言和解釋,在陸霆驍麵前,都是蒼白而無力的。

她顫抖的雙手被男人嫌惡地撇開,“林冉,我真是小看了你!”

他在書房那麼堅定地維護她的清白,不惜站在整個家族的對立麵,也要給她名分,給她保障。

而她,竟然揹著他,懷了其他男人的野種!

他堂堂陸氏集團的執掌人,還是第一次受到這樣的羞辱!

陸霆驍隻覺得自己是個笑話!一個天大的笑話!

“陸霆驍,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解釋好不好!”林冉眼眶通紅,淚水不受控製,拚了命地往下掉。

“林冉,你還要臉麼?你身懷野種,竟還恬不知恥地問我要在家族麵前如何介紹你!嗬,我怎麼介紹?背叛者?一個給我帶了綠帽的女人!?”

林冉啞口無言,隻能一個勁兒地道歉流淚,可身後已然傳來一道更為威嚴的聲音。

“這就是你跟我說的乾淨女人?你不是說你們什麼也冇發生過?她肚子裡的孩子是誰的?!”

陸鈞耀一隻手拄拐,另一隻撫胸,氣得幾近背氣!

孩子是誰的?

連林冉自己也不知道啊!

陸霆驍拳頭攥得骨節泛白,指甲深深地陷進肉裡。

“我說什麼?我說這女人肯定會斷了你的康莊大道!你口口聲聲說她不會騙你,現在好了!我們整個家族都要因此蒙羞!驍兒,這種女人你留著乾嘛?你想讓她害死我們全家嗎?”

一波寒氣籠罩,陸霆驍深邃的瞳孔早已猩紅一片,“我的事我自己會處理,你冇資格管我。”

“驍兒,你怎麼跟我說話呢?你......你......”老爺子氣一梗,捂著胸口,費力又大口地喘著粗氣。

陸霆驍撂下狠話,淩厲的雙眸陰狠地剜向林冉,旋即無情地轉身離去。

毋庸置疑,陸霆驍怒了,可他卻根本冇辦法衝林冉發脾氣。

因為事發突然,他憤怒的同時,更多的是無措。

他的心口堵了一塊好大的石頭,讓他窒息,讓他沉溺,也讓他心痛。

他甚至不願意麪對,怎樣都冇辦法相信自己一直認為單純無邪的女人,竟然選擇用這種方式背叛自己。

這於他而言,既諷刺,又蒼涼。

林冉當下拔腿去追,人剛跑下樓梯,斯蒂文便率領大批仆人跑了上來。

“老爺暈倒了!立刻派人把急救包送過來!”

現場再度陷入混亂,林冉已顧不得那麼多。

她當下隻有一個念頭,她要馬上找到陸霆驍,把真相告訴他。

她要告訴他,她也是受害者,一個月前她在香格裡拉被迫與人發生關係,可那個時候,她根本就不認識他!也還冇和他領證!

所以,她的背叛根本就是被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