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納悶!她竟是他的解藥

此刻,在陸霆驍灼熱目光的注視下,林冉愣住了。

耳邊唯一記住的是他最後那句威懾力十足的話——我是洛香的創始人,決定你林冉的去留,全憑我心情!

她為自己據理力爭,本想在專業上碾壓他,從而越過他去找更大的上司,麵對麵地為自己爭取留下來的機會。

終究是她天真了。

他是整個香水界的王者,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確有隻憑心情辦事的資格和權利。

自己是哪裡來的小嘍囉?竟敢癡心妄想到要去扳倒這尊大佛。

這個世界,本來就掌握在資本家的手裡啊!

林冉的臉色難看到極點,眾人如冷箭般的眸光讓她覺得自己像個笑話。

辦公室內氣氛靜的出奇,一旁的冷夜巡和金胖更是瞠目結舌。

尤其是冷夜巡,簡直難以置信。

這男人的嗅覺恢複了?

這也太突然了吧!

剛纔給他做心理疏導,他分明什麼也聞不見!

冷夜巡剋製住內心的激動,朝金胖使了記眼色,示意他穩住林冉。隨後便立刻將陸霆驍拽去裡側的休息室,緊緊關上房門。

他興奮得有些無措,直接將手伸到陸霆驍鼻下,溫潤的麵色略帶緊張。

陸霆驍緊繃著俊臉推開他,“乾什麼?”

“聞。”

陸霆驍:“???”

“我今天噴了香水,你能不能聞出是哪一款?”

陸霆驍抬眸看他,皺眉微滯,半刻後意識到他的目的,這才微微往前,鼻尖掃過他的手腕輕輕一吸。

很快,他便沉著臉又推開冷夜巡的胳膊,緘默不語。

“聞不到?”

陸霆驍冷冷應聲,“嗯。”

“味道可能太淡,你等一下。”

冷夜巡環顧四周,轉身去書架翻找香薰。他高闊的身影略帶慌張,翻找時甚至焦灼到打翻了身旁的陳列品。

好半晌,他才終於找出自己想要的那款香薰蠟燭,用火柴點燃後再度湊到陸霆驍的鼻尖:“再聞。”

這款香薰蠟燭是洛香公司香味最濃的一款產品,甜得膩人。

陸霆驍一嗅,仍是搖頭。

“還是冇味道?”冷夜巡一臉迷茫,“那你是怎麼聞出剛纔那款香水的前後調的?”

陸霆驍緊抿唇瓣,“不清楚。”

冷夜巡滿臉問號,這是怎麼回事?

他緊皺眉頭,忽然瞥見陸霆驍的手中仍舊握著那瓶名為“極光”的香水小樣,奪過來朝空中一噴,淡淡的香味瞬間撲鼻而來。

“現在還能聞到?”

陸霆驍鼻翼輕輕往外擴了擴,香氛中的某種分子便立刻鑽入鼻腔,竟有種打通任督二脈的舒服感,讓他渾身清爽。

他勾了勾唇,魔魅的嗓音隻發出簡單的音節:“能。”

這下,冷夜巡是徹底懵了。

失去嗅覺的陸霆驍什麼也聞不到,卻唯獨能聞到這瓶香水的味道?

這也太邪門了不是?

冷夜巡眸光微眯,陷入思考。

陸霆驍也異常煩躁,他有太多疑問。

從他車禍喪失嗅覺以來,隻有兩次體驗到了氣味的美妙。

一次,是那晚。

另一次,便是剛剛。

冷夜巡思考頗久後重新走到陸霆驍身邊,斬釘截鐵地替他做出決定:“把那個叫林冉的女人留下來。”

陸霆驍劍眉微剔,“什麼?”

“你什麼也聞不到,卻唯獨可以聞到她設計的香水。我認為,這女人是你的解藥。”冷夜巡肯定道。

男人幽深的眸子裡閃過一絲流光,想到林冉的心機與手段,他便對她毫無好感。

“我不會把心有城府的女人留在身邊。”

冷夜巡一臉不解,“我剛纔一直注意她,實在不明白你為何對她有那麼大敵意。”

陸霆驍淡漠的臉上裂開一道明顯的裂痕,“還記得我早上跟你說的,我莫名多了個妻子麼?”

冷夜巡初是一愣,緊接著心一咯噔,脫口而出:“那個妻子是林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