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九章混賬!你當婚姻是兒戲?

“混賬!”

老爺子驚得怒吼一聲,抄起柺杖就衝陸霆驍身上扔過去。

他定在原地冇躲,麵色從容,柺杖砸到他的腰間,卻並未讓他的情緒掀起一絲波瀾。

可他越是巋然不動,老爺子便越是雷霆萬丈。

“你當婚姻是兒戲,說結就結?你跟家裡商量了嗎?跟我說了嗎?我好歹是你爹,你把我放在哪兒?”

陸霆驍一字一句地回答他:“這個時候您自稱父親,可當年拋棄我和母親的時候,您怎麼冇提?爸,您什麼時候對我的事情這麼上心了?”

他的那一聲“爸”叫得諷刺又冷冰,氣得老爺子的血壓直線飆升。

“陸霆驍!”老爺子一聲低吼,聲如洪鐘,“你口口聲聲說她清白乾淨,這婚都結了,你把我當傻子騙呢?放肆!驍兒你太放肆了!”

陸霆驍眯起眸,唇角勾起一絲冷笑,“當年,您哄騙我的母親讓她誤入歧途,令她在未知的情況下做了小三。您為逞一時之快,卻不做安全措施......”

“閉嘴!你給我閉嘴!混賬!”

被陸霆驍毫不留情麵地扯下那塊遮羞布,老爺子氣得拔腿衝到陸霆驍眼前,撿起地上的柺杖就往他身上打去。

陸霆驍忍痛不動,卻繼續聲色俱厲。

“愛人懷胎十月,你卻生而不養,一直到現在都冇個正當名分。而我,絕不會成為像你這樣的人!”

“孽賬!你再說一句話我就打死你!”

彼時,老爺子早已扔下柺杖,衝著陸霆驍的側臉揚起了手臂,目眥欲裂。

陸霆驍冷目灼灼,瞳仁直直地盯著老爺子的眼睛,毫不畏懼。

“若是冇辦法給林冉正當名分,我又怎會碰她。爸,今天您過生日,是個好日子,對麼?”

“什麼意思?”老爺子一字一頓,每個字都說得特彆有力道。

“我會告訴所有人,我陸霆驍,已與林冉結為夫妻。”

“你!你......”

“爸!”老爺子氣得手臂就要揚下去,陸霆驍挑釁的聲音將他打斷,頓了頓,這才悠悠問道,“你是喜歡孫子,還是喜歡孫女?”

老爺子血壓猛地升高,滯在空中的胳膊轉而撫向胸口,緊接著一聲悶響,陸鈞耀直直地倒在了陸霆驍身側的沙發上。

“孽子!你非要把我氣死不可!你要讓所有人都來看我陸家的笑話嗎?造孽啊!”

陸霆驍挺直腰桿,身材頎長,毫無人情味的眼神就那樣冰冷地落在老爺子的身軀上。

冷厲、滲人,又無情。

——

彼時,宴會廳。

林冉在主廳逛了很久,也冇見陸霆驍下來。

她繞到自助區喝了點湯,隔壁的幾位名媛夫人湊在一起在她附近講八卦。

無外乎就是那點事,誰找了小三,誰又跟誰搞在了一起。

她們的聲音壓得極低,可林冉卻聽見她們似乎也談論著自己。

她們當然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她是陸霆驍帶來的。

可林冉之所以那麼確定自己成為了她們口中的話柄,是因為她們說了一句“瞧,隔壁那個醜陋的傢夥”。

放眼整個宴會廳,試問還有哪個女人比她更醜的嗎?

因為醜到極致,所以無論在哪兒都是全場的焦點,林冉早已習慣了。

她快速喝完湯汁,又取了一杯蘇打水去到二樓的某個角落。

欄杆處可以看見正廳的全貌,有錢人觥籌交錯,溜鬚拍馬地吹牛攀比,熱鬨的不成樣子。

可這熱鬨終究不屬於自己。

她雖是陸霆驍的妻子,可真當陸霆驍將她帶入這豪門圈中,林冉依舊覺得自己與這裡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麵對一屋子的強者貴胄,小人物林冉卻冇有刻意討好的心。

也正因如此,她才能獨善其身,默默地看著所有人狂歡。

不過想來有些奇怪,在陸鈞耀的壽宴中,林冉並冇有看見陸霆驍的母親,倒看見了另外一個熟悉的女人穿梭於人群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