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62章調查25號小姑娘

翌日,正是開學時刻。

早晨七點半,冷家彆墅。

小羅拉按照子燁的囑咐,早早起床。

快速洗漱完畢後,便穿著哥哥的校服,迫不及待地跑去餐廳吃早飯。

可看著一桌子的中式早餐,小羅拉目不暇接到直接蒙圈。

她從未見過這麼多中餐!

所以,廚師每上一道菜,她都會興致勃勃地看向廚師,問:

“什麼來的?”

廚師隻是衝小羅拉笑笑,像是不明白她在說什麼似的,回到廚房繼續上菜。

正對麵的冷夜巡卻緊蹙著眉心,眼神遲疑而又困惑地落在兒子身上。

他越看越覺得不對勁。

這些年來,他走南闖北,對於各地的方言都有所瞭解。

兒子口中的“什麼來的”,直譯過來,便是“這是什麼”。

那是南方人的說法。

南方有幾個城市曾是國外的殖民地,那的人說話都是中英文夾雜,帶著股小資的調調。

可兒子是地道的北方人,也從未出過國,更冇去過南方。

他怎麼會這樣說話?

冷夜巡遲疑著,緊接著就看見兒子拿起筷子,扒拉了幾道菜送進嘴裡,隨後小臉皺成一個包子,不滿地嚷嚷:

“我不要吃這個!我要吃意大利麪!吃意大利麪!”

冷夜巡出聲糾正:“子燁!不許大喊大叫!”

小羅拉與冷夜巡怒目相視,咬牙切齒:“意!大!利!麵!”

一旁的闖九州垂眸掃了一眼餐桌,亦是不解:

“奇了怪了,這些都是小少爺最愛吃的東西,怎麼忽然就愛上意大利麪了?”

冷夜巡不悅,“子燁,不許挑食。”

小羅拉一看見冷夜巡,下意識就揉了揉自己到現在都還泛酸的小手。

昨晚,這渣男讓自己做作業,做到了淩晨十二點!

寫得她的手都要廢掉了!

她越想越生氣,兩隻小手緊緊地攥成小拳頭,往桌子上一放,義正言辭,聲音洪亮:

“Voglioma

giareglispaghetti(譯:我要吃意大利麪)!!”

一臉蒙圈的闖九州和冷夜巡:“???”

“冷少,這小少爺在說什麼咒語呢?”

闖九州懵得雲裡霧裡,趕忙詢問:“小少爺,您在說什麼?”

“我說!我要吃意大利麪!”小羅拉再度重複。

闖九州麵露難色,“小少爺,現在做也來不及了呀!”

“櫃子裡有幾包即食意麪,給他煮一煮。”

冷夜巡沉寒著麵容對廚師吩咐,隨後又看向闖九州,下令:

“跟我來書房一趟。”

“誒,好!”

闖九州瞥了一眼正洋洋得意的小少爺,隨後便馬不停蹄地趕緊跟著冷夜巡跑進了書房。

“冷少,剛剛小少爺在餐廳唸叨的啥?我怎麼聽也聽不懂啊?”闖九州一進書房就開始嘀咕。

“他說的是意大利語。”

“意大利語?!”

闖九州驚得拔高音量,難以置信地又道:

“小少爺自學的?怎麼可能!他最喜歡的就是詩詞歌賦,連英語都是咱們強迫學的,怎麼可能會主動學其他國家的語言?”

冷夜巡沉默地點燃一支香菸抽起來。

“子燁在夏令營,接觸過什麼人?”

“冷少您忘了?小少爺剛進夏令營,就一直在炊事班削土豆,就冇接觸過彆人!”

冷夜巡目光一凝,當機立斷:“調查25號小姑娘,儘快。”

從昨天開始,他就已經發現了兒子的異常。

當時他並冇有在意,權當兒子是在夏令營留下了後遺症。

可當他昨晚發現,兒子最擅長的語文,卻連造句都造不出來。

今早又脫口而出,冒出了意大利語。

他懷疑,兒子變成現在這樣,絕對是25號小姑娘帶的!

這件事,他必須要調查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