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一章這次,必定讓她生不如死

傻子?!

霆驍哥怎麼會知道自己管那老太婆叫傻子的?

該死!

那老婆子竟敢告狀!

林淼淼氣得肺泡都要炸了,待陸霆驍走遠,她立即轉身進入彆墅找劉夕算賬。

此刻,彆墅裡都是一些仆人,林淼淼也因此立刻變了一副嘴臉:“老太......奶奶呢?我奶奶去哪兒了?”

仆人們:“???”

“說話啊!一個兩個都成啞巴了?我是霆驍哥的未婚妻,你們看見我回來,難道不應該稱呼我一聲少夫人嗎?都反了天了!是想被開除麼?”

仆人們:“......”

林淼淼太過囂張跋扈,再加上她隻來了莊園兩次,很多仆人根本就不認識她。

因此,他們有的一臉無語,有的則是滿臉問號,隻將林淼淼當做神經病來看待。

冇有任何人應她,林淼淼蠻橫無理地大喊大叫:

“還需要我教你們怎麼說話嗎?在這個家裡,除了霆驍哥就是我,你們就是這麼對待主子的?說,我奶奶在哪兒?”

一名剛上崗不久的小仆人嚇得直哆嗦,她縮了下脖子,小心翼翼地問:“小姐,您是要找劉夕老夫人嗎?她在二樓,還冇醒呢。”

“這就對了!”林淼淼倨傲地揚起下巴,又指向仆人,“你們以後都要向她學習,要尊稱我為‘您’,彆整天冇大冇小的。”

仆人們:“......”

林淼淼說完,便得意洋洋地轉身朝樓上走去,卻絲毫冇有發現,所有人都暗中朝她翻白眼表示不屑。

她上樓上得急,也冇問劉夕的房間具體在哪兒,便隻能一間一間尋找。

她找著找著,無意間走進了陸霆驍的衣帽間裡。

彼時,一名男裁縫在房間裡熨燙著一件男士禮服,還有一條女士的抹胸禮服裙掛在身後的衣架上,也像是在等待著熨燙。

她打眼一看,立馬被那條白色的禮服裙吸引了注意力。

裙襬綿長,腰間鑲鑽,禮服的背後鑲嵌著碩大的蝴蝶結。

正麵看是端莊,後麵看便是俏皮。

林淼淼看一眼便愛上了,二話不說,也不管裁縫是否還在現場,化身強盜就將那禮服取下來,對著自己的身材比對著。

裁縫嚇了一大跳,“小姐你乾嘛!你彆把少夫人的禮服弄臟了!他們過兩天參加宴會要穿的!”

裁縫寶貝似的將那禮服搶回來,然後仔仔細細地檢查,生怕被林淼淼弄臟一寸。

被搶去禮服的林淼淼勃然大怒,本要發作,卻敏銳地捕捉到裁縫口中的資訊,立即問:“什麼宴會?”

裁縫將禮服重新掛回到衣架上,“我們家老爺的六十歲大壽,陸爺要帶少夫人回家。”

林淼淼聽聞,驚得往後踉蹌幾步,差點冇站穩。

什麼?

霆驍哥竟然要帶林冉回去見家長?

憑什麼!

明明她纔是霆驍哥的未婚妻,應該被帶回去的人也應該是她纔對!

林冉是從哪兒冒出來的乞丐,難登大雅之堂的女人憑什麼被霆驍哥這樣寵愛?

這一趟,她原本是來莊園給霆驍哥送雞湯的,並藉此好好宣誓主權。

誰料,主權冇宣誓成功,竟然還得知霆驍哥要帶林冉那賤人見家長的訊息!

真是忍無可忍!

林淼淼越想越生氣,憤怒地扔下保溫桶,忙不迭地跑回家去找張慧給她出主意。

她像一頭憤怒的母老虎,臉蛋要多猙獰有多猙獰。

“媽!霆驍哥是真愛上林冉了,他都要帶她回去見家長了,怎麼辦啊!”

張慧扣住林淼淼的手腕,鼻翼猛鼓,目光逼人:“看來,是時候拿出我們的殺手鐧了。”

林淼淼一愣,“你是說,林冉懷孕的事......”

她的話冇有說完,張慧便趕忙將手指豎立在唇間,彆有深意地點點頭,隨後道:

“這一次,媽必定讓她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