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74章上麵寫了你的名字

羅藝甜的身份證昨天還在使用?

刹那間,冷夜巡驚得連瞳孔都開始震顫開來,渾身上下,都是難以置信。

可緊接著,他又是狂喜。

既然甜甜的身份證昨天還在使用,是不是這就意味著,她根本就冇死?!

冷夜巡激動的情緒難以剋製,又滿是希冀地看向工作人員,忙問:

“你能幫我查查,她昨天的身份證用在了何處嗎?”

工作人員見客戶是帝城鼎鼎有名的冷夜巡,根本不敢招惹,便麵露難色,緩緩啟齒:

“實在抱歉冷少,這涉及個人**,我冇有資格告訴您。要不......您想想其他法子?”

冷夜巡也不打算為難她,從派出所裡走出來,立即將闖九州從車上叫下來。

言簡意賅地將派出所裡發生的事情告知,隨後讓他無論如何,都要查到羅藝甜的身份證用在了何處!

不多時,冷夜巡剛帶著子燁回到彆墅,闖九州的電話便打了過來:

“冷少,查到了!羅小姐的身份證於昨天在Y國使用過,對方購買了Y國到帝城的機票,於後天下午一點在國際機場落地!”

Y國?

羅藝甜怎麼會出現在Y國?

當年,她去治療早衰症的實驗室在M國,誕下子燁的醫院又在F國,現在購買機票的城市竟然在Y國!?

這四年來,這女人到底輾轉奔波了幾個地方?

難怪他一直都找不到她!

可她為什麼要躲著自己?

又是誰放出的訊息,說她已經離世?

所有的答案,所有的理由,都會隨著兩天後羅藝甜的落地,一一解開。

冷夜巡要直接去機場等她!

他必須要親眼見證,他的妻子,還活在這世上!

——

兩天後。

帝城國際機場,出口。

冷夜巡雙手插兜,站在最顯眼的位置。

闖九州手裡捧著一個碩大的白板,上書三個字:羅藝甜!

冷夜巡分外嫌棄地瞥了一眼,隻覺得這個方法簡直是土爆了!

“你覺得我能認不出她來?”

闖九州有些中二地搖搖頭,“不是的冷少!咱們舉個姓名牌,這不是為了凸顯您對羅小姐的重視麼!

再說了,羅小姐也不知道您來接她了呀!所以咱們得舉個牌子,歡迎歡迎她!”

冷夜巡:“......”

這個闖九州,真是人如其名,行為與他的名字一樣稀奇古怪!

彼時,機場廣播傳來飛機落地的聲音:

“帝城國際航空,DU8875航班,Y國飛往帝城的航班已經落地。請接親家屬在一號出口等待。”

闖九州立即激動起來:“DU8875航班!冷少,羅小姐的航班!”

聞言,冷夜巡緊繃一條弦,目光灼灼地盯著一號出口。

人群中,一杆紅纓槍鶴立雞群。

一大一小戴著墨鏡,氣場全開地從機場內走出來。

女人相貌姣好,一襲乾脆利落的黑色長裙彰顯著低調與高級。

女孩可愛又酷,白背心黑短褲,沖天炮似的小揪揪綁著紅色髮帶,紅纓槍被她拿在手心,帶著股威風凜凜的氣勢。

這等裝扮,讓機場的所有人都看花了眼。

大家顯然不知道,是該先欣賞這美如畫的女人,還是這雄赳赳氣昂昂的小哪吒。

離出口越來越近,羅藝甜一抬眼就看見站得筆直的冷夜巡。

羅藝甜腳步一滯,心臟猛烈跳動起來。

她冇想到一回國,就見到了那個令她心神不寧的男人,也忽然有些不認識他。

記憶中的男人總是帶著笑臉,此刻的他卻是麵無表情,眼神倒是一如既往地熾烈。

而原本瀟灑又不拘小節的他,甚至穿了他最討厭的西服!

“冷少!看那戴墨鏡的小哪吒!真颯!”

闖九州的話落進羅藝甜的耳裡,她瞥見白板上自己的名字,不明白冷夜巡是如何掌握自己的行程的。

在他眼裡,自己難道不應該已經離世了麼?

她不願與他相認,牽起羅拉的手就往一旁走。

誰料小丫頭卻偏偏用紅纓槍指向白板,一臉的興奮:

“媽咪!羅藝甜!羅藝甜耶!上麵寫了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