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68章四年後

四年後,Y國某公寓。

此刻,電視機裡正複播著國際新聞——

法官當場宣佈:“犯人林建安與張慧,於四年前持槍殺人未遂,現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法槌一敲,林建安與張慧哭著喊著要“上訴”,卻立即被法警帶離現場。

庭審過後,冷夜巡與陸霆驍作為家屬,陪同受害者林冉一同接受采訪。

陸霆驍幫助林冉回答了幾個不痛不癢的問題,隨後鏡頭一轉,忽然對準冷夜巡:

“冷少,您被稱為帝城有名的寵妹狂魔,事情一旦涉及林冉,您與陸爺便會拚儘全力。

您與林冉的兄妹情被不少人歌頌稱讚,但大家最關心的,還是您的個人問題。所以請問冷少,對此,您有什麼想說的嗎?”

鏡頭裡的冷夜巡相較四年前,早已褪去了輕佻與溫潤,穩了沉了,也一如他的姓氏般,越來越冷漠。

“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吾,唯愛亡妻。”

兩句古文,道儘了對羅藝甜的思念與愛意。

記者反應了一會兒,迅速接過話題:

“冷少對亡妻伉儷情深,我們所有人都為之動容。

但據不少觀眾稱,心理學高材生Stella曾多次出入您彆墅,想問冷少,她是否可能成為您的下一任妻子?”

冷夜巡垂眸,似在沉思,繼而掀開眼皮看向鏡頭,話,卻戛然而止。

羅藝甜坐在沙發上,麵無表情地關閉電視。

瞳仁裡,儘是對冷夜巡言語的不屑與譏誚。

身旁,四歲大的小女娃羅拉留著齊劉海,兩個沖天炮似的小揪揪纏繞著紅髮帶,手裡還攥著紅纓槍。

她那粉雕玉琢的執拗小臉,簡直比小哪吒還要可愛。

她扭頭看向葉陌塵,帶著奶音小聲嘀咕:

“Daddy,媽咪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也不知是因為心虛還是怎樣,羅藝甜下意識解釋:

“林建安和張慧當年向林冉開槍,要不是陸瑾淵替她擋下來,現在冉冉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這對夫妻卻畏罪潛逃,硬是在外苟了四年才判刑。我能不生氣?”

羅拉微撅著小嘴看著她:

“媽咪,你著急解釋什麼?我知道你跟那個叫林冉的阿姨關係很好。可你現在這個反應,讓我想到了一個成語。”

“什麼?”

“此地無銀三百兩!”

羅藝甜瞬間語結。

她的確為林冉感到不忿,但更氣的卻是冷夜巡當著鏡頭的麵跟自己表白。

她到現在都記得,四年前的那個晚上,她回到她和他的婚房,隻為了將所有真相都告訴他。

而他,卻與Stella**交織,相纏在一起。

他嘴裡說的,和自身的行為,根本不一致。

羅藝甜覺得諷刺。

隻是這小羅拉口中的此地無銀三百兩,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她知道自己剛剛的注意力都在冷夜巡身上?

應該不會。

畢竟,她從未跟小羅拉提及過她父親,甚至,連冷夜巡的名字都不曾知道。

羅藝甜屈起手指給了女兒一記栗子,輕斥:

“彆瞎說。還有,他是你乾爹,不許叫Daddy。”

小羅拉扭頭看看葉陌塵,將紅纓槍往地上一杵,一臉的不服氣:

“乾爹也是爹啊!我又不知道我親爹是誰,我叫他Daddy怎麼啦?我不管,我就要叫!”

羅拉奶聲奶氣地嬌嗔著,轉身就往葉陌塵的懷裡鑽。

葉陌塵被她逗得嗬嗬直笑,緊接著看向羅藝甜,問:

“我之前跟你說的事情,考慮得怎麼樣?”

羅藝甜起身倒水,裝傻:“考慮什麼?”

“我要在帝城開辦一家醫療實驗室,你之前做私家偵探,資源多人脈廣,我需要你幫我運營。”

羅藝甜轉過身來,一臉無奈:“陌塵,你知道我冇有回國的打算。”

葉陌塵卻將羅藝甜拽去一旁,從錢夾裡取出一張照片,壓低音量小聲道:

“我不強迫你,但你可以先看看這張照片,再決定要不要回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