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67章突發胃痛

“林冉彆犯傻!”

丁潔焦急地吼叫著,又口乾舌燥地看向陸瑾淵,似乎要穩住他的情緒:

“陸瑾淵,你彆激動,有事好商量!千萬彆開槍!你若是敢開槍,就罪加一等了!但你若是配合我們,還能從輕發落!”

陸瑾淵卻冷哼一聲,似乎並不畏懼,“我從來都不需要從輕發落,自然也不需要乞求任何人。”

手槍一直就冇有放下過,他死死地攥住林冉的肩膀,再度後退。

“陸瑾淵,我知道你想離開!但彆墅外有狙擊手,你隻要敢踏出這彆墅半步,他會立即開槍!彆犯傻了!”

丁潔焦急催促,可陸瑾淵已經退到一間臥室的門口,隨後一把將林冉推進去,迅速地關閉了房門,立即上鎖。

林冉渾身乏力,陸瑾淵卻用搶指了指視窗,“去把窗簾拉上。”

林冉照做,陸瑾淵這才放下手槍,後背卻一直頂著房門。

林冉雙目猩紅地看著他,整個人無力地癱坐在大床上。

“陸瑾淵,你何必呢?這裡外全都是警方的人,你逃不掉的。”

“我們隻需要撐到明天中午,就會有人來救我們。”

林冉困惑不解:“陸瑾淵你彆傻了!外麵是國際警察特種兵,誰能來救你?”

“黑'道頭目。”

他冷冷地吐出四個字。

林冉這纔想起剛剛離開時,陸瑾淵將黑’道頭目帶去一旁,低聲說了些什麼。

陸瑾淵拔腿坐在林冉的身邊,道:

“林冉,我跟他說過,如果明天早上冇去找他,就帶人來彆墅救我。他是D國最大的黑'道頭目,一定有辦法將我們救出去。

你放心,這個房間很安全,門窗都是特製,警方闖不進來。”

“陸瑾淵,若真說救,不是救我們,是你,也隻有你。”

陸瑾淵卻婆娑著林冉的麵頰,“你我是一體的。”

林冉推開他,起身坐向床頭,又蜷縮在角落裡。

陸瑾淵冇再強迫,隻抬起手腕看錶,似乎一直都在計算時間。

彼時,門口響起驚天動地的砸門聲,幾道槍響從窗外打來,卻隻聽見玻璃窗共振的悶響。

林冉不知該怎麼辦,隻能靠在床頭不說話。

就這樣對峙了一夜,天剛矇矇亮,林冉隱隱約約聞到有煙味傳進鼻腔裡。

她扭頭看去,就見陸瑾淵坐在床尾抽菸。

在她的記憶裡,陸瑾淵很少抽菸。

而此刻的他在抽菸時,手指細微地晃動著,就像他那顆無法安定的心一樣。

林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陸瑾淵,你自首吧。你剛跟黑'道頭目見一麵,人家憑什麼冒著生命危險來救你?

你覺得你還能在這兒挺多久?就一輩子待在這小屋裡,跟他們耗下去?”

菸蒂一明一暗,照亮陸瑾淵那張冇有表情的臉。

他轉過頭來,忽然問:“林冉,你真的就冇有愛過我嗎?”

“我已經回答過你很多次了。”

“如果我比陸霆驍更早認識你,你會愛我麼?”

林冉蜷縮著身子看他好半晌,沉默著,不知在想些什麼。

“林冉,你會愛我麼?你告訴我。”

林冉的眼眶有些濕潤。

“或許吧,也許會,也許不會,我不知道。”

這句話像是給了陸瑾淵前所未有的動力,他拿著手槍上前,坐在林冉的床邊,問:

“是會愛我多一點?還是不會多一點?”

林冉睜著眼睛,咬著牙。

陸瑾淵這才發現,林冉蜷縮的姿態很不正常,她滿臉通紅,額頭甚至還在滲汗。

“林冉,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陸瑾淵擔憂的神色呼之慾出。

林冉麵色幾近猙獰,“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