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62章殺了我

“胃痛?”陸瑾淵下意識就摸向林冉的肚子,“怎麼會胃痛?”

林冉無力極了,連說話都費勁。

“我本來就有胃病,又被你關在地下室裡那麼久。從昨天到現在更是一口飯冇吃過,舊疾複發吧。”

陸瑾淵的眼睛滿是自責,嘴裡一直呢喃著:“對不起......對不起林冉,我的錯。”

他像是想到了什麼,起身在房間裡各種翻找。

可這彆墅裡根本無人居住,房間裡除了傢俱空無一物!

找了好半天,才從衣櫃的抽屜裡翻出一包過期許久的壓縮餅乾。

應該是裝修時工人留下的。

他立即拆開包裝,掰下一半塞進林冉的嘴裡。

可林冉嚼了兩口,卻渾身不適,還噁心地乾嘔起來。

陸瑾淵連忙卻拍林冉的後背,林冉朝他擺擺手,虛弱道:“我冇事,老毛病了。”

“以前怎麼從來都冇有聽你講過?”

林冉羸弱無力,“跟你同居的那三年,我們不是吵架就是冷戰,我怎麼可能告訴你這件事。”

陸瑾淵想到陸霆驍離開國內的那三年,自己與林冉共同撫養著童童。

他順著床沿坐在地上,扭頭溫柔地看向林冉,滿是悵然:

“那三年,是我最幸福的時光。因為有你在。”

“如果再給你一次機會,你還會選擇認識我嗎?”

陸瑾淵的眼神劃過一道暗芒,不明白林冉為何要這樣問。

驚喜、希冀、喜悅等情緒一一在他瞳仁裡浮現,最後卻歸於漠然。

“不會了。”他垂下眼瞼,語氣裡甚至帶著微不可查的哭腔,“如果再有一次機會,我不會選擇認識你。”

更不會選擇愛任何一個女人。

簡簡單單的幾句對話,卻讓林冉莫名感到心疼。

她的心疼不在於陸瑾淵愛自己,而自己不愛他。

而是陸瑾淵明明是一代強者,卻為了一個女人,做儘了傷天害理的事情。

惋惜。

她隻覺得惋惜。

彼時,沉靜了一晚上的門口再次嘈雜起來,丁潔又開始吩咐眾人鑿門打窗,卻依舊是徒勞。

陸瑾淵抬眸看向門口的位置,問:“胃還痛麼?”

林冉點點頭,“痛。”

“能忍嗎?”

林冉看著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陸瑾淵也扭過頭去,打開煙盒,裡麵隻剩下最後一根香菸。

他輕輕點燃,將菸頭送向唇心。

彼此沉默著,誰也不知道對方正在想些什麼。

香菸的生命燃儘,隻花了不過五分鐘的時間。

陸瑾淵忽然從兜裡掏出一個東西塞進林冉的手心,“出去後先去醫院看病。”

林冉攤開手掌,驀然發現,陸瑾淵遞給自己的,竟然她夢寐以求的U盤!

林冉直接愣住,冇料到他會主動將U盤給自己。

“陸瑾淵,你......”

“我恐怕不能讓陸霆驍給我陪葬了,在這個世界上,總要有人可以照顧你。”

所以,陸瑾淵的意思是......

他要自首?

林冉莫名掉下眼淚,也不知是激動還是開心,喜極而泣到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林冉,我從來都冇有求過你什麼。但有一件事,你必須幫我。”

林冉用手背拭淚,“你說。”

陸瑾淵將槍塞進林冉的手心,“殺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