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52章做人不能忘本

翌日清晨,彼岸彆院。

主臥。

張媽小心翼翼地敲響房門,陸瑾淵沉寒的嗓音就此傳來:“進。”

張媽捧著一身黑色的西服走了進來。

“大少爺,您定製的西服到了。我已經熨燙過,直接穿就行。”

張媽說著,已經拎起西服的肩部,準備服侍陸瑾淵穿上。

可通過穿衣鏡,張媽這才發現,陸瑾淵今天的裝扮,渾身上下幾乎全黑。

黑色的西服西褲,黑色的襯衣,甚至連他手裡拿出來的領帶,也是黑色的。

明明是去陸霆驍的庭審現場,可他卻穿得像去奔喪一樣。

穿好衣服,張媽又替陸瑾淵打領帶。

陸瑾淵卻垂眸看著她,問:“張媽,你來我這兒有多久了?”

張媽想了想,“大少爺,我為陸家人服務,已經差不多快四年了。”

“我是說,你來我這兒!”陸瑾淵咬文嚼字。

張媽反應過來,繫好領帶,如履薄冰地看著他:

“回大少爺的話,已經半年了。”

“當初為何要來?”

張媽低垂著腦袋,瞭然於心地說著陸瑾淵喜歡聽的話:

“因為......陸爺出事後,冇了我的去處,也冇人敢要我。是您大發慈悲,收留了我。”

陸瑾淵心滿意足地點點頭,“嗯,做人不能忘本。不要忘記在你落魄的時候,到底是誰救了你。”

張媽不敢看陸瑾淵的眼睛,“記得,我一直都要記得。”

“所以,你今天的安排是什麼?”陸瑾淵目光灼灼,眼神帶著洞悉與審判。

張媽心裡有自己的打算,所以陸瑾淵這樣一問,她就開始心虛起來。

“回......回大少爺的話,我就是保姆,在家就是洗洗刷刷,也冇彆的安排......”

“正好,你跟我去庭審現場。”

張媽一滯,掀開眼皮與陸瑾淵對視。

這男人,果真如他人說的那樣,手段腹黑且狠厲。

明明什麼狠話都冇說,卻依舊讓張媽感受到了強烈的壓迫感。

她知道陸瑾淵在威脅自己,如果敢趁著他不在家的時候偷偷將林冉放出來,自己,一定會死無葬身之地。

她定了定神,看著陸瑾淵的眼睛點點頭,終於開口:

“好,我跟您一起去。”

小錢早就備好了車等在外麵,張媽與陸瑾淵一起坐在後座,卻渾身不自在。

小錢坐在副駕駛,通過後視鏡看張媽,笑著打趣:

“張媽,你緊張什麼?”

張媽如坐鍼氈,又戰戰兢兢地去看陸瑾淵的臉色。

“我從來都冇像今天這樣,根主子平起平坐過,心裡自然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