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50章誰讓你來這兒的?

林冉與張沫沫始料未及地丟失重心,統統往前撲倒在地。

視線可及的地方,是兩條筆直的褲管,與鋥亮的皮鞋。

林冉揚起小臉,一路往上,卻驟然看見那張戴著銀絲眼鏡又陰惻惻的俊臉。

又是陸瑾淵!

一瞬間,林冉滿腔的希望忽然化為幻影。

為什麼?

為什麼上天要跟她開這麼大的玩笑?

給了她希望,同時伴隨而來的,卻是更大的絕望。

陸瑾淵俯身,將林冉攔腰抱進懷裡,然後一步步地走下樓梯,直往地下室走。

張沫沫也被小錢推了一把,關上房門後,趕緊跟陸瑾淵說:

“陸總,冷夜巡的人已經走了,要不要將林冉抱回樓上去,我看她好像生病了。”

“不必。去把家庭醫生叫過來。”

“是。”

小錢重新離開了地下室,還找了兩名保鏢嚴密看守。

陸瑾淵抱著林冉,坐上角落那殘破的小沙發上,看著女人蜷縮在自己的懷裡,便故意啟齒輕問:

“現在是不是生不如死?”

林冉的下唇被她咬到出血,一字一頓:“能忍。”

陸瑾淵挑起眉頭,微微俯下腦袋,高挺的鼻梁就輕輕地婆娑在林冉的臉際:

“哦?是嗎?”

“陸瑾淵你離我遠一點!我嫌你臟!”

林冉嫌棄又噁心地彆過腦袋,陸瑾淵卻一把攥住林冉的下頜,強迫她與自己對視。

“林冉,看著我!”男人佔有慾十足,“再不聽話,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辦了你!”

林冉目不斜視,始料未及地就往他臉上啐了一口唾沫。

“陸瑾淵你記住,你最好現在就弄死我,如果你弄不死我,我出去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警方告發你。”

唾沫不偏不倚,正好吐到男人的眼睛上。

陸瑾淵卻並不生氣,毫不嫌棄地用手背擦淨,看向林冉的眼神,愛恨交織。

“林冉,我們到底是如何走到現在這一步的?我們以前那樣恩愛,還共同撫養一個女兒。哪怕,童童並不是我的孩子,我卻依舊視如己出。”

林冉咬緊後牙槽:“陸瑾淵你閉嘴!我從來都冇有愛過你,你也冇有資格提童童的名字!是你開槍打了她,是你!”

“林冉,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是不是一定要跟我這樣說話?”

林冉看著他,一字一頓:“陸瑾淵,我從未愛過你!從未!”

男人的眼神,肉眼可見地變得猩紅透亮。

林冉當真以為下一秒,他就會殺了自己。

可地下室的門卻在此刻被人打開,家庭醫生走了下來,張媽抱著一床棉被,小心翼翼地跟在後麵。

陸瑾淵嗜血的瞳仁頃刻間落在張媽臉上,質問:“誰讓你來這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