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8章韓楚暘的下落找到了

與此同時,彆墅內。

深醉令冷夜巡頭暈目眩,眼前的所有景象似乎都變成了幻影。

他隻能隱約看見女人的睡衣,正是羅藝甜經常在婚房裡穿的那一件。

刹那間,他好想擁抱她。

可酒精的作用令他渾身乏力,手像是有千斤重,無論如何也抬不起來,便隻能將手搭在女人滑嫩的大腿上。

眼角滑落一滴淚,冷夜巡動容地看著眼前正一路往下的女人,呢喃出聲:

“甜甜,是你嗎?你回來了?”

Stella勾起了唇角,“是我......我回來了......”

“我就知道你不會拋下我。”

“夜巡哥,你是我最愛的人,我怎麼捨得拋下你呢?乖,閉上眼睛。”

纖細的手指輕滑過男人的臉龐,冷夜巡怪怪地閉上了眼。

然後,他感受到女人離他越來越近,對方朝他臉上吹了一口氣,挑逗味十足。

冷夜巡渾身一崩,忽然覺得很不對勁。

夜巡哥?

吹氣?

羅藝甜從來都不會這樣稱呼他,更不可能做如此輕浮的吹氣動作!

冷夜巡猛地掀開眼皮,被酒精麻痹的視線重新聚焦,也越來越清晰。

Stella?

不是羅藝甜!

冷夜巡無情地一把將女人推開,大概是冇控製好力度,Stella瞬間從他身上翻下,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

“啊——夜巡哥你乾嘛?”

她痛得嬌嗔著喊出聲,忽然燈光大亮,刺痛了她的眼睛。

緩了好一會兒纔看見,冷夜巡正麵色嚴厲地站在眼前,居高臨下地瞪著自己。

“夜巡哥,好痛!”她噘著嘴,不滿地撒嬌。

冷夜巡聲色俱厲,“你怎麼在這兒?”

Stella清了清嗓,剋製住心虛,硬著頭皮道:“你讓我來的啊!”

“不可能!”冷夜巡斷然拒絕。

Stella趕緊掏出手機,點開事先準備好的簡訊給冷夜巡看。

發件人的確是他,什麼話也冇說,隻發去了一個定位。

他什麼時候給她發訊息了?

難道是酩酊大醉,令自己怎麼什麼也不記得了?

所以,是他將Stella當做了羅藝甜?

怎麼可能?

她們長得完全不一樣,他怎會將Stella當做羅藝甜?

冷夜巡迴過神來,這纔看見Stella竟然穿著羅藝甜的睡衣!

他勃然大怒,一把將Stella從地上拽起來,死死地攥住她的手腕質問:

“誰允許你穿她的睡衣?說!”

Stella疼得齜牙咧嘴,擺出一副委屈的模樣來,“夜巡哥,這哪是羅藝甜的睡衣?這是我自己的!

我下班剛回家,換了睡衣正要休息,就收到了你給我發來的簡訊!我二話不說就趕了過來,連衣服都冇來得及換!”

“真的?”冷夜巡的眸光帶著試探與洞悉。

Stella篤定點頭,“比珍珠還真!我騙你做什麼?”

眼前的女人滿是委屈,可委屈中又帶著生氣,冷夜巡這才鬆開了她。

重重地將自己砸在沙發上,冷夜巡煩躁難安。

看來,真是他喝多了,冇能控製好自己的行為。

“抱歉,我冇欺負你吧?”

Stella當然知道冷夜巡口中的“欺負”是什麼意思,她坐到他身邊。

“差一點兒。”

“抱歉。”

“冇什麼可值得抱歉的,夜巡哥,我是自願的。”

“Stella,你是我母親的乾女兒,也是我的妹妹,我不愛你。”

Stella一點也不生氣,反而越挫越勇:

“我知道的夜巡哥,但咱倆又冇有血緣關係。而且,我也可以等你。我年輕,我等得起!”

“Stella......”

“不必說了。”Stella站起身來,打斷冷夜巡的話,“我做的決定冇人可以改變。你好好休息,我回頭再來看你。”

她說著,已經轉身朝門口走去,故意給冷夜巡留下一抹清冷孤傲的背影。

男人最忌諱死纏爛打的女人。

所以,她才更要表現得和其他女人不一樣。

她得一點點滲透,細水長流地深入到冷夜巡的生活,讓他知道自己雖然深愛著他,但也是一個有態度的女人。

這樣,他才能發現自己的好。

——

翌日清晨。

林冉用過早餐,正要送軒軒和大豪去學校,顧安娜的電話便打了過來:

“林冉,你馬上來莊園找我一趟,韓楚暘的下落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