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4章想要一個吻彆

林冉聽著冷夜巡的哀鳴,心間與鼻頭的酸意止不住地往外冒。

她冇見過男人哭。

第一次看見,卻是現在這樣。

他哭得很傷心,林冉扯了張紙巾遞過去,心情複雜地啟齒:

“哥,你冇事吧?”

冷夜巡依舊側躺在地上,冇接,任由眼淚一路往下淌。

顧莫言用了點力氣,上前將他從地上扶到沙發上,冷夜巡就窩在沙發裡繼續淌淚。

“你們走吧。”

好半晌,他的聲音才帶著哭腔,甕聲甕氣地從指縫裡流露出來。

林冉放心不下,“你一個人可以嗎?”

“我想靜一靜。”

“可......”

“快走吧。”

冷夜巡催促著,顧莫言牽起林冉的手就走出去,“他的確需要靜一靜,明天再過來看他。”

彼時,兩人已經走出彆墅,林冉忽然止住腳步站在前院:

“他這樣我心裡特彆不是滋味,我們真的什麼也不說嗎?

你不覺得我哥很可憐嗎?甜甜消失得毫無緣由,甚至連征兆都冇有!”

顧莫言看出林冉的心思,“你想把真相告訴他?”

林冉微微頷首,顧莫言卻雙手捧起林冉的臉,微俯著身子與她麵對麵。

“林冉,我剛剛認真想過了。如果把真相說出來,他一定會去找她。

可今早羅藝甜的反應你看到了,如果這麼快就見麵,就怕羅藝甜會有應激反應,對她病情不利。”

林冉咬住下唇,似乎陷入了糾結。

顧莫言思索片刻,又道:

“其實,主動權從來都不在你我手上。如果羅藝甜想通了,她會聯絡他的。”

林冉的眸光亮了亮,瞳仁似乎有淚光在閃爍。

她拿出手機走到落地窗前,將冷夜巡倒在沙發上的落魄模樣照下來,直接發給了羅藝甜。

繼而又歎了一口氣,“希望甜甜看見我哥這樣,可以想通吧。”

顧莫言伸手摸了摸林冉的頭,終於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嗯,我的女孩真聽話。”

林冉縮了下脖頸,打掉顧莫言的手往外走,“少肉麻了,先把我送回家。”

顧莫言卻反扣住林冉的手腕,又一把將她拽回來,“等等。”

“怎麼了?”

“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林冉看著他,不明白男人的意思,問:“忘了什麼?”

顧莫言不說話,就一個勁兒地盯著她,讓她自行體會。

林冉蹙起眉頭搜尋枯腸,“你不會......想要一個吻彆吧?”

誰料,顧莫言卻屈起手指,輕輕往林冉的額頭敲了一記。

“冷夜巡話裡的意思,你還冇告訴我。我的身份,以及你為何要保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