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19章命中註定的錯過

林冉握著羅藝甜的臂彎,用力卻溫柔地將她從輪椅上扶起來。

而冷夜巡下車的地方距離彆墅門口有段距離,需要穿過長長的草坪。

他一路小跑過來時,羅藝甜隻能隱約看見他奔跑的輪廓,可她卻依舊動容。

這種雙向奔赴的感覺,讓她特彆感動。

她難以自拔,朝男人的方向蹣跚著步履,林冉見狀趕緊扶著她一起往草坪的方向走,生怕羅藝甜摔跤。

她走得很慢很慢,佝僂著腰,雙腿像紙一樣脆,似乎就要支撐不住自己的重量。

可她依舊咬咬牙,用力地前行著,隻為了能給愛人展現一個不錯的印象。

她想告訴他,自己老了就是這個樣子,可身子骨依舊算得上硬朗,也依舊可以蹣跚著步履來迎接他。

近了,終於近了。

羅藝甜可以很清晰地看見對方的臉部輪廓,他跑得氣喘籲籲,上唇與下頜光潔無暇,顯然精心處理了胡茬。

他額頭有汗,穿著潔白色的襯衫,和她記憶中的翩翩男人一模一樣,未曾改變。

他徑直跑到了自己眼前,緩了口氣,卻隻是匆匆一瞥,繼而看向林冉,問:

“林冉,我老婆呢?”

林冉整個一愣。

顯然,冷夜巡並不知道眼前的“老人”,就是羅藝甜。

林冉下意識就看向羅藝甜,發覺她愕然的表情與受傷並存。

林冉蹙起眉心,著急解釋,“哥,你......”

話未出口,手卻被羅藝甜猛地捏了一下,示意她不要說話。

林冉滿是不解,垂下眼瞼與她對視,一股無名火浮現心頭。

兩人都已經見麵了,為什麼不說出來?

這是在搞什麼?

眼看著林冉蠕動唇瓣,羅藝甜又迅速開口:

“林小姐,你把我扶到馬路邊就好了,我自己打車走,麻煩您了。”

林冉:“???”

這女人在搞什麼呢?

說的話她怎麼有些聽不懂呢?

冷夜巡這才注意到眼前的老太太,不解地看向林冉:“這是哪位?”

林冉狠狠地瞪著他。

這是哪位?

冷夜巡怎麼問得出口?

這就是羅藝甜,是你找了一週的妻子啊,你怎麼就認不出來呢?

林冉知道羅藝甜變化很大,讓冷夜巡有些認不出來,可他越是這樣,就讓羅藝甜越想逃避。

林冉著急得要死,就要說出真相,可羅藝甜總是比林冉更快一步。

“我是顧先生請來的住家保姆,現在用不上我了,我就走了。”

她隱匿著哭腔,又死死地攥著林冉,生怕她將真相說出來。

林冉亦步亦趨,隨後就聽見冷夜巡說:“算了,你把她送過去,我自己去彆墅裡找。”

他說著,拔腿就往彆墅裡跑,嘴裡還一直喊著:

“甜甜!甜甜快下來,我到了!”

林冉看向羅藝甜,氣不打一處來,“羅藝甜你怎麼回事?你為什麼不說......甜甜?你怎麼哭了?”

林冉本在發火,火氣卻被羅藝甜掉下的眼淚強勢地給堵了回去。

她蹣跚著步履,顫顫悠悠地往前走,連頭也不回,像是做出了某種決定一樣。

林冉趕緊追上她,重新扶著她的臂彎,“甜甜,我有些不明白。”

羅藝甜整個身子的重量,都壓在了林冉的胳膊上,可林冉卻一點也不覺得沉。

眼淚流進嘴裡,羅藝甜難忍悲傷。

“冉冉,我化了妝,穿了最漂亮的衣裳,但他還是冇能將我認出來。冉冉,我老了,真的老了......”

這句話隱匿著痛苦,像是在感慨,也像是在埋怨老天的不公。

身旁,是羅藝甜顫抖的蒼老身軀,背後,是冷夜巡絕望的吼叫:

“甜甜!甜甜你在哪兒!甜甜你出來好不好?我有做的不對的地方你告訴我,你不要突然搞消失!我求你了!”

男人的乞求像一記鼓槌,重重地敲擊著羅藝甜那顆脆弱的心臟。

“認不出來也好,至少在他眼裡,我永遠都是最完美的形象。”

說完這話,羅藝甜早已泣不成聲,可身後的彆墅裡,冷夜巡的嘶吼卻未曾停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