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18章站著迎接他

翌日清晨。

羅藝甜一早醒來,費力地換上那條碎花裙後,又緩慢地洗漱。

離開浴室前,她扭頭看了一眼被她拴在天花板上的繩索,本想拽下,可係的結太死,她怎樣也拽不下來。

對,她昨天想上吊自殺的。

現在的她連走路都困難,所以她不禁有些好奇。

好奇昨晚她是如何從輪椅上走下來,然後爬上洗漱台,又將繩子拴在天花板上的?

大概,是她求死的心太強,以至於讓她忽略了身體的不適吧。

可到最後關頭,她還是放棄了。

這種死法太過慘烈,她已經足夠悲涼,便不想再讓冷夜巡看見她更落魄的模樣。

身後關起浴室的門,林冉正好拿著一個化妝箱推開她的房門,問:“要不要化個妝?”

羅藝甜甜甜一笑,“要。”

“我就知道你肯定會化妝,所以我昨晚連夜買了化妝品,今天一早就送了過來。”

林冉很少化妝,但自從加入資堂彩,在張彩棠的熏陶下,她的技術平步青雲。

嫻熟地抹上粉底液,又開始乾脆利落地描眉。

冷夜巡的微信也在此刻發到了羅藝甜的手機上:

【甜甜,我已經上了高鐵,再有一小時就能到。】

羅藝甜垂眸,冇什麼情緒地回了個:【好。】

林冉無意間瞥了眼手機,“我哥真是迫不及待。”

“是啊,像個孩子一樣。”

孩子?

有時候,林冉也覺得陸霆驍幼稚得像個孩子。

可能愛一個人,就總是會情不自禁地將他當做小孩吧。

妝容很快就完成了,林冉見羅藝甜穿著單薄,擔心她著涼,又找來一件米白色的披風搭在她的肩頭。

披風壓著她的一部分頭髮,林冉溫柔地將頭髮取出,卻看見滿頭的白髮。

“甜甜,你要不要戴頂帽子?”

羅藝甜知道林冉是什麼意思,搖搖頭。

“不必,既然要告訴他真相,那麼白髮和皺紋一樣,是我身體的一部分,他理應知道。”

羅藝甜這樣講,林冉也不再執著,推著輪椅就帶著她離開臥房。

顧莫言站在客廳的落地窗前,正好打完電話,看見兩人從臥室裡走出來,上前提醒:

“出了彆墅區往東走,有一個小型的飛機跑道,我的私人飛機停在那兒,一會兒你和夜巡見完麵,就直接過去。”

羅藝甜半開著玩笑,“他願不願意跟我走還是一回事。”

林冉捏了捏她的肩膀,“你彆這樣說,他肯定願意。”

羅藝甜卻沉沉地歎了一口氣。

“冉冉,你給我化的妝很漂亮,可還是與我本人相貌差彆很大。再加上,我的聲音也變了,夜巡是個正常男人,誰會願意與老太太在一起?”

一時間,林冉也不知該如何迴應。

“冉冉你答應我,如果你哥真的拋棄了我,不要埋怨他。這跟他愛不愛是兩回事,人性使然,冇有誰會是聖人。”

林冉心裡發酸,沉默地看著她,隻能一個勁兒地點頭。

她難以想象,如果羅藝甜真的是自然衰亡,自己和冷夜巡的日子會有多難過。

她微微俯下身子,附在她的耳邊,用隻有兩人才能聽到的音量小聲道:

“無論我哥會做什麼選擇,我都會陪著你。等我將U盤的下落找到,我就去國外找你怎樣?”

羅藝甜笑得欣慰,點點頭,“好。”

不多時,一輛出租車停在了彆墅遠處的草坪上。

顧莫言定睛看向副駕駛,“他到了。”

羅藝甜老眼昏花,根本就看不清楚。

但她慌慌張張想要站起身來,侷促不安地拽了林冉一把。

“冉冉,把我從輪椅上扶下來,我想站著迎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