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07章審判

顧莫言劍眉一剔,分外愕然,但卻比林冉淡定多了,也不再詢問更多。

江醫生掀開眼皮,再三確定:“你和患者都商量好了?”

林冉點頭,“商量好了。”

江醫生寫下一張單子遞給林冉,林冉接過後又不放心地囑咐:

“江醫生,如果羅藝甜的父母來問,請一定記得保密。”

醫生頓了片刻,繼而道:

“我知道。之前給她父母打電話,是因為她迫不及待來打胎,情緒也比較激動。

我擔心她是心血來潮,所以纔給她父母打了電話。”

林冉崩著唇角,問:“江醫生,羅藝甜的早衰症,有辦法痊癒嗎?”

醫生麵露難色,抬了抬眼鏡,歎著氣搖頭。

“她這個病我隻在教科書上見過,在國內頭一例,在國外也是極其鮮少的病例。所以,我們也無可奈何。”

“國內都冇辦法治療嗎?她會不會永遠都是這個模樣?”

“抱歉,的確治不了。”

林冉莫名想哭,渾身支撐不住就要倒下去。

顧莫言眼疾手快地將她攬進懷裡,柔聲安慰:

“走一步看一步吧,先把胎打了。”

眼淚終於傾瀉而下,林冉隻能點頭妥協。

——

手術被安排在下午兩點。

羅藝甜被送入手術室,然後又進入無菌室全身消毒,最後在護士的帶領下脫下底褲。

“去手術檯上躺著。”護士指了指不遠處的手術檯。

“做手術?”羅藝甜不解。

“對,因為胎兒在你體內已經三個月,所以冇辦法用藥物流掉,隻能做手術。”

三個月?

她的寶寶已經三個月了?

時間過得真快啊。

羅藝甜動作緩慢,百感交集地爬上手術檯。

麻醉師找準她的血管,一邊紮入滯留針,一邊解釋:

“這是滯留針,一會兒麻藥會通過滯留針注射進去,會有點疼,你忍一忍。大概一分鐘後,你就會陷入沉睡。”

羅藝甜心裡犯怯,“好,我知道了。”

“確定要打胎嗎?”

忽然間,羅藝甜喉頭一梗,根本冇勇氣回答醫生的話語。

她咬住下唇,費力地問道:

“如果不打會怎樣?”

“你身體年齡70歲,是老齡產婦,不打胎極有可能會難產而亡。”

難產而亡......

這四個字像一把明晃晃的大刀,狠狠地淩遲著她的心。

羅藝甜沉沉地吸了一口氣,為自己的孩子做出了最終審判:

“打吧,總歸是要打的。”

“好,那我開始注射麻藥了。”

麻醉師說著,已經將麻藥通過滯留針注射進羅藝甜的身體裡。

刹那間,她感覺血管快要爆炸了。

疼。

疼得要死。

可比起心疼,這又能算得了什麼?

麻藥注射後的一分鐘,她會陷入昏迷,再度醒來,孩子就會離開她的母體。

可通過手術取出來的胎兒,是一團有血有肉的身體啊!

三個月的時間,它長出了心臟、頭部,還有尚未發育完整的四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