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章邀約!他發出了邀請

林冉:“???”

這男人就這樣自覺地躺上床了?

那她睡哪兒?

打地鋪?

可明明是他硬闖了進來,現在打地鋪的竟然是自己。

林冉越想越膈應,杵在原地鬱悶了好一會兒,才下定決心似的疾步走到男人跟前,滿腹的牢騷就要脫口而出。

可在看見男人瞌閉的雙眼和聽見他均勻的呼吸時,林冉的話卻直接哽在喉頭。

這就......睡著了?

也太快了點吧!

林冉伸出掌心在他眼前晃了晃,下意識壓低音量小聲問:“陸霆驍?”

迴應她的,是滿室的寂靜。

林冉略微有些喪氣,料想叱吒風雲的陸霆驍自大慣了,又怎會大發慈悲地把床讓給自己睡?

因此,她隻能認命地從衣櫃處翻出棉被,將床頭燈調暗,跪在地上將被褥鋪好。

床頭燈就在林冉頭頂,略高,她起身去關的時候,無意間的垂眸再度將視線落在了陸霆驍的身上。

昏黃的燈光,給男人原本嚴寒的臉平添一抹暖色。

他此刻的眉眼分外舒展,微抿的雙唇帶著一抹向上勾的趨勢。

她冇見過睡得這般平靜的陸霆驍,這讓林冉看晃了眼,她甚至覺得此刻的他,竟是溫柔的。

坦白說,很多時候他的確是溫柔的。

比如說剛剛,他給自己塗藥。

又比如說,他帶自己去skp,在麵臨花花世界的紛擾時,他會摟住她的肩膀。

可同時,他又是淩厲的。

他總是誤會自己,極儘難聽之詞,讓她備受侮辱。

林冉想著就歎了一口氣,無意識地嘟囔出聲:“到底哪一個纔是真實的你呢?”

林冉搖頭收回思緒,伸手就去拉床頭燈的開關。

可就在房間陷入黑暗的同時,一隻強勁有力的胳膊卻環上她的腰肢,旋即略一用力,林冉整個人都跌到了床上,被某人摟入懷裡。

林冉當下大腦一片空白。

這......這男人不是睡著了麼?

怎麼會......?

“你很吵。”男人的聲音有些嘶啞,甕聲甕氣地傳入林冉的耳廓,莫名讓她覺得好聽。

林冉大大地吞了口唾沫,小鹿亂跳般得手足無措起來,“對不起,我以為你睡著了。我下去睡,不會吵到你的。”

女人說著立刻從床上坐起來,男人臂彎一撈,卻再度將她擁入懷心。

“不必。我們睡在一起你纔會老實。”

林冉背對著他,對方淺薄的呼吸在她脖頸處肆意橫掃,讓林冉差點兒瘋掉。

她生怕男人會像剛纔一樣做出點什麼,動也不敢動,小心翼翼道:“我隻說了一句話,冇想到會把你吵醒。”

“胡說。”男人朝她脖頸處埋了埋,“你剛剛看了我很久,不是麼?”

“你剛剛就冇睡著?”林冉止不住地拔高音量。

陸霆驍忽然笑了,“怎麼會睡得著。”

“啊?”男人笑得林冉一臉懵。

說話就說話,笑什麼笑。

怪滲人的。

陸霆驍在她身後搖搖頭,“冇事。”

一小時前,這女人撩得他渾身是火。可火冇澆滅,他又被困在這狹小的房間裡與這女人共處一室,怎麼可能會睡得著?

他是個正常的男人,身體上的反應,誰能控製?

林冉哪知道身後的陸霆驍心情有多複雜,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今天指定是冇辦法下床了。

既來之則安之。

既然不能反抗,倒不如乖乖接受。

更何況,忙了一天她也累了。

而就在林冉昏昏欲睡的時候,一道輕微的磁性聲響再度將寂靜打破。

“林冉。”對方直呼其名。

“嗯?”林冉半眯著眼,在夢與現實的邊緣徘徊。

“過幾天是我父親六十歲大壽,你和我一起參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