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96章她根本冇懷孕

流這麼多血,林冉也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孩子。

她吃力地從地上站起身來,又讓護工幫忙給顧莫言打電話,隨後便一瘸一拐地去找醫生。

很快,許淺淺就被送進了急救室。

護工一直在門口走過來走過去,耷拉著一張喪臉,都快要哭出來了。

“完了完了,許小姐的孩子若是掉了,我就完蛋了!韓夫人一定會罵死我的!”

林冉頹然地坐在長凳上,扣了扣耳朵不耐煩提醒:

“你能不能彆唸叨了?我耳朵都起繭子了。”

護工哆哆嗦嗦地坐過來,又開始喋喋不休:

“林小姐,我可怎麼辦啊?您得為我證明啊,許小姐是因為和你發生了矛盾才摔下去的,與我無關!”

林冉冷笑一聲,“你問我怎麼辦?我也想知道怎麼辦。她明明摔在了我身上,我冇事她就有事了?”

“那不是因為她腹中有胎兒嗎?虛弱啊!”

虛弱?

她可冇看出來。

許淺淺動手掐她的時候挺狠的,一點也不像個懷孕的人。

而顧莫言和闖九州趕過來時,正好看見韓佳就在停車場。

兩人一起趕往急救室,誰料韓佳一進去,揚起手臂就想甩給林冉一耳光。

顧莫言眼疾手快,迅速地扼住她的手腕。

韓佳難以置信地看著顧莫言,厲聲質問:

“莫言,我的女兒現在躺在手術室裡,她肚子裡還懷著你的孩子!你竟敢明目張膽地保護這個女人?”

顧莫言漫不經心,“阿姨,我希望兩個月後做完親子鑒定,你還能自信地說出這句話來。”

韓佳氣得眼睛瞪得好大,“莫言,你什麼意思?淺淺懷的孩子就是你的,也隻能是你的!”

闖九州見狀,立即擋在韓佳的身前。

顧莫言則轉過身去,單膝跪地的去檢查林冉的四肢。

在男人冰涼的手指觸碰到林冉腳踝的瞬間,她疼的兀自一顫。

顧莫言眸光一凝,“疼?”

林冉一看見他就分外委屈,悶頭悶腦地問了句:“你怎麼知道我受傷了?”

“你倆不是一起摔下去的?”

林冉看了眼急救室,“你怎麼不問問她怎麼樣了?”

“她有醫生我管不著,我帶你去上藥。”

男人說著,就霸氣地將林冉攔腰抱起,當著韓佳的麵朝外走去。

韓佳氣得肺泡都要炸了。

“顧莫言你這個負心漢!我女兒躺在手術室裡生死未卜,你卻抱著其他女人卿卿我我,你誅心啊!”

闖九州連忙擋住韓佳的去路,笑嗬嗬道:

“夫人,您有什麼不滿跟我說,我幫您解決。”

“我跟你說?我跟你說得著嗎!滾開!”

——

顧莫言將林冉抱到辦公室,不放心地做了個全麵檢查,好在並冇有什麼大問題。

醫生就在她的腳踝和脊背處上了點跌打損傷藥。

回來時,兩人正好看見許淺淺被推出手術室,韓佳立即跑過去哭天喊地。

“女兒啊,你受苦了!媽心疼,心疼你啊!你這是遭了什麼罪,要愛一個不愛你的男人啊!”

林冉無可奈何地看向顧莫言,笑著啟齒:

“你跟她一起把許淺淺送過去吧,我在這兒等你。否則,她不知道又要說些什麼。”

顧莫言將林冉從懷裡放下來,又扶著她坐上長凳,“你一個人可以嗎?”

林冉微笑著頷首,“放心,我冇事,你快去快回。”

聞言,顧莫言已跟隨韓佳將許淺淺推進病房。

幾名醫生從手術室裡走出來,領頭的醫生站在門口高聲詢問:

“許淺淺家屬!家屬在哪兒?”

林冉環顧四周,發現周遭隻有她一人,冇應。

醫生直接走到林冉跟前:“剛剛是你來找我,讓我搶救她的吧?”

林冉點頭,“對,當時她從樓梯上摔下去了。”

“行,那我就跟你說吧,你轉告她家屬。她盆骨骨折了,必須得摘除子宮才能保命,以後怕是不能懷孕了。”

林冉瞬間就懵了。

以後都不能懷孕了?

竟然這麼嚴重!

“她體內還有胎兒,你們摘除子宮前為什麼不與家屬商量?”

林冉這樣一問,也屬實將醫生也搞得一頭霧水。

“胎兒?哪兒來的胎兒?許淺淺她根本就冇有懷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