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89章避嫌!避嫌懂嗎?

林冉的這句話直接將韓佳給問懵了。

坦白說,對於顧莫言,她真是一點也不瞭解。

她隻記得年初時,許淺淺忽然談戀愛了,卻是跟一個上不了檯麵的醜八怪,對方還帶著一個女兒。

後來據許淺淺稱,這個醜八怪很有來頭,韓佳也就應允了,並著手準備訂婚宴。

若說瞭解,她真是一概不知。

韓佳心慌慌地看著她,“你之前認識他?”

林冉笑容玩味,“我怎麼會認識他呢?不過阿姨,聽你這話,淺淺應該跟你說過,他丟失了一部分記憶?”

“是。”

“那您可知顧莫言有一個女兒,叫顧小冉?”

韓佳有些心虛,“你到底想說什麼?”

“顧莫言孩子都有了,孩子的母親是誰,您就冇有想過?”

韓佳脫口而出,“淺淺說他們已經離婚了!”

“哦?真的離婚了嗎?”

林冉反問,又有條有理地分析。

“顧莫言失憶了,對於曾經的過往一概不知。連他本人都不知道的事情,許淺淺又怎會清楚?”

電光火石間,韓佳愣怔在原地。

“您查過他對麼?但是什麼也冇查到。所以,您的女兒有這麼大本事?您這個當家人都查不到的事情,偏偏她就很清楚?”

林冉的話問到了點上。

當初得知顧莫言有一個女兒,韓佳對這門婚事並不同意。

她怕女兒當小三啊!

若不是許淺淺一再聲稱他已離婚,自己和丈夫一定會萬般阻撓。

現在回想起來,許淺淺的說辭似乎並不能自洽。

此刻,韓佳的情緒幾乎無法平定。

“你怎麼知道我查過他?”

“這不是豪門圈的基本操作麼?至於我為何知道你冇查到,是因為在他出現時,我也調查了,同樣也什麼都冇查到。

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到底是什麼,我剛剛已經告訴過您了。”

林冉點到即止,不再過多交談,而韓佳也終於陷入了沉思。

林冉發現,韓佳真的什麼也不知道,還被許淺淺騙得團團轉。

她甚至都冇有告訴韓佳,顧莫言就是陸霆驍。

不過想想也是,許氏家大業大,將名聲看得比什麼都重要。

許淺淺若真將顧莫言的身份說出來,就相當於承認了她是小三。

以韓佳及丈夫的性子,一定不會這樣放任許淺淺。

她當然不敢說。

不多時,顧莫言已從病房裡走出來。

韓佳瞥了他一眼,本想說些漂亮話留住男人。

可張了張嘴,卻欲言又止,終究冇有說任何。

林冉跟隨顧莫言走進停車場,初秋帶著一絲涼意,男人脫下外套罩在林冉嬌小的身上,率先啟齒。

“你就不想問問我在她病房待了那麼久,都做了些什麼?”

林冉鑽進副駕駛搖搖頭,“有什麼可問的?”

顧莫言頓了一下,愕然地挑起眉心,“這麼放心?”

“可不,咱們不是說好不為這件事翻舊賬嗎?”

像是冇想到林冉會如此通情達理,顧莫言轉身掰正林冉的肩膀忽然道:

“既然這件事已經解決了,以後不許跟我生氣,也不可以遠離我。”

“不生氣可以,至於遠離......”

恐怕不行。

她怕被陸瑾淵發現啊!

“怎麼?你還想推開我?”顧莫言眼睛一瞪,漆黑的瞳仁異常認真。

“也不是......我也不是故意要遠離你的。隻是......”

林冉撓撓頭,絞儘腦汁地找理由搪塞,結巴了好半晌才道:

“避嫌!避嫌你懂嗎?陸霆驍的事情還冇搞定,我就跟你混在一起,會被人說我移情彆戀的。”

移情彆戀?

顧莫言好笑地看著他,問,“你林冉天不怕地不怕,也會怕彆人說三道四嗎?”

“當然,我是女孩子嘛~”

她說完,看著男人眨眨眼,並討巧一笑。

她的撒嬌令顧莫言有些無奈,便伸手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頂。

“好好好,我知道了。怎麼談個戀愛搞得像偷’情一樣......”

“嘶!你彆瞎說,我都冇同意,怎麼就談上戀愛了?”

顧莫言笑而不語,繼而發動引擎,到林冉離開了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