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82章你得相信顧爺啊

她需要負什麼責?

那小豆丁本來就是顧莫言的狗啊!

他現在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闖九州難道也不知道?

怎麼感覺這倆人是故意的?

金胖見林冉不為所動,趕緊提醒:

“林冉,顧莫言剛剛還說,你要是不去負責,這第二批極光香水,他就讓顧安娜撤資。”

林冉:“???”

這男人,竟然還威脅上自己了?

什麼情況?

林冉有些小氣,可在解開真相之前,顧莫言和顧安娜的確是資堂彩的資方爸爸。

所以,她還真有點擔心,這男人會因為這麼一件小事撤資。

林冉無可奈何,拿起車鑰匙就往外走。

“我去!我去總行了吧!”

——

二十分鐘後,寵物醫院。

林冉從大廳走進去,正好看見顧莫言抱著小豆丁從注射室裡走出來。

小豆丁在男人的懷裡睜著無辜的大眼睛,一副不知道發生了何事的模樣。

它一看見林冉,就掙脫男人的懷抱,直往林冉身上撲。

林冉俯身與它互動,摸了摸它的頭,便起身莫名其妙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怎麼回事?怎麼會被咬了?”

顧莫言朝闖九州抬了抬下頜,闖九州見狀,連忙替他解釋:

“是這樣的,我和顧爺帶小豆丁來寵物醫院做孕檢,順便檢查它體內的異物。

但這寵物醫院的小狗太多,在檢查的過程中顧爺抱了其他小狗,小豆丁就吃醋了,一下來就咬了他。”

林冉滿臉問號。

狗會吃醋很常見,但她不明白的是,護主的小狗隻會攻擊另一隻狗,絕不會咬自己的主人。

顧莫言點這麼背?

她看著他,故意問:“這麼點小事,就把我叫過來了?”

闖九州眼睛瞪得好大:“林冉,這怎麼能是小事呢?得了狂犬病會死人的!”

林冉笑得很敷衍:“哦,這麼嚴重呢?那你打了幾針?”

顧莫言言簡意賅,“三針。”

“咬的哪兒?”

“手。”

“衣袖撩開我看看。”

顧莫言巋然不動,闖九州也莫名心虛。

他看看身旁的主子,又看看眼前的林冉,吞吞吐吐地提醒:

“右......右手......”

林冉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你這是在提醒我,還是在提醒他?”

“肯定是提醒你了!受傷的是顧爺,怎麼會不知道傷的是哪隻手?”

林冉饒有深思地點點頭,一把撩開顧莫言的右手袖管,果然看見一圈整齊的牙印。

隻是這牙印,怎麼看都不像是小豆丁留下來的。

反倒像是人咬上去的。

林冉瞠大了瞳孔,拔高了音量,“喲,怎麼這麼嚴重啊?也太嚇人了!”

她說著,又象征性地拍了拍小豆丁的腦袋瓜,嗬斥:“你這小狗,怎麼可以咬主人呢?”

小豆丁像是聽懂了林冉的話,圓溜溜的眼睛更委屈了,兩隻耳朵往後一背,灰溜溜地走到一旁。

林冉起身看著他,“我是它的主人,我已經教訓過它了。”

顧莫言心裡五味雜陳。

感覺這女人像是在哄孩子一樣。

“請問顧先生還有哪裡不滿意?需不需要我幫您報銷醫藥費?”

一旁的闖九州憋得要死,差點兒忍不住地就要笑出來。

林冉說話陰陽怪氣的,她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顧莫言臉色有些掛不住,但還是強裝淡定地看著她。

“你的狗咬了我,咱倆扯平了。”

林冉蹙眉,“什麼扯平了?”

顧莫言尷尬地輕摳鼻尖,可眸子裡卻是一如既往的真誠,“許淺淺懷孕那件事。”

林冉還冇表態,闖九州就苦口婆心地衝著林冉,就像是在替顧莫言求情一樣。

“林冉,你得相信顧爺啊,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他怎麼會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