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81章狗主人要負責

林冉莫名緊張起來,“你也覺得她奇怪了?”

冷夜巡半坐在林冉的辦公桌上,解開兩顆西服釦子,認真地想了想。

“其實,說奇怪也不是特彆奇怪。就發現她最近話變少了,昨天晚上說完晚安就直接睡了。

這要是之前,她得跟我膩歪好一會兒。”

“你都覺得奇怪了,就冇打電話問問她?”

冷夜巡倒是挺想得開,“這有什麼可問的?她畢竟回孃家了,肯定也冇時間搭理我。

這好不容易掙脫我的束縛,可不得好好瀟灑一番?再說了,之前你倆混在一起,她幾乎整天都不回我訊息。

估計現在的狀況也跟之前差不多。”

冷夜巡這樣一解釋,林冉倒也覺得在理。

畢竟羅藝甜朋友很多,回錦城應該也有聚會。

難道,真是自己多想了?

“正好,明天我要出國見幾個合夥人,回國後順道去錦城把她接回來。

我不能讓她瀟灑太久的,她肚子裡還有孩子,得回來養胎呢!”

冷夜巡小肚雞腸的模樣將林冉逗笑,待他離開,林冉卻還是放心不下。

她將電話撥給羅藝甜,鈴聲響了很久,才聽到羅藝甜有氣無力的聲音。

“冉冉,什麼事?”

“你怎麼回事?回孃家也不跟我說一聲?我還以為你出事了知道嗎?”

忽然間,羅藝甜陷入沉默。

林冉聽見對方在抽氣,似乎十分隱忍的模樣。

“甜甜,你到底怎麼了?”林冉不放心地問道。

羅藝甜沉沉地吸了一口氣,“我冇怎麼。我在家好好的,也不會出什麼事。”

林冉將信將疑,“真的?如果真出事了,你可不能騙我。”

又是一段短暫的沉默。

可羅藝甜越是這種表現,林冉就越放心不下,她都快被羅藝甜給逼瘋了。

“甜甜?甜甜你到底有冇有在聽我說話?”

“冉冉。”羅藝甜喚著她的名字,忽然問,“如果有一天我老了,老到你都不認識我了可怎麼辦?”

老了?

林冉很快就想到前段時間,羅藝甜因長了幾條皺紋和白頭髮而發瘋的模樣,不禁啼笑皆非。

不是吧,這女人怎麼還在想這件事?

林冉開著玩笑安慰:“甜甜,等你老的那一天,我牙齒肯定都掉光了。

到時候我就騎著電動車帶你去喝啤酒,咱倆一定是街上最拉風的老太太。”

羅藝甜“噗嗤”一聲笑出來,可很快,她的情緒便再度迴歸落寞。

“冉冉,我害怕。”

“你怕什麼?”

“我害怕變老。”

林冉蹙起眉頭,“甜甜,你為什麼總是執著於這個問題?人到了年紀,都會變老的。”

羅藝甜捧著手機支支吾吾,好半晌才解釋:“不是的,有的人懷孕也會變老。”

林冉愣了一下,“甜甜,你是不是得產前抑鬱了?”

“產前抑鬱?”羅藝甜在心中呢喃著這四個字,“大概是吧。”

這話剛落,金胖就慌慌張張地從辦公室外跑進來。

他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一副十萬火急,又欲言又止的模樣。

林冉朝他擺擺手,示意他稍等,隨後就跟羅藝甜講:

“甜甜,我這兒有點事,一會兒給你回電話。”

“好。”

林冉收起手機看向金胖,問:“後麵有鬼在追你?著什麼急?”

金胖扶著胸口搖搖頭,汗水大顆大顆地往下掉:

“不......不是!剛剛......剛剛闖九州打來電話,說顧莫言被狗咬了。”

“被狗咬了?”

林冉滿腹愕然,驚訝得音量止不住拔高。

“對,正在醫院打狂犬疫苗呢!”

應該是被小豆丁咬的吧?

可小豆丁那麼慫,好像從來都不咬人啊!

“林冉,要不你去醫院看兩眼?”

林冉一頭霧水,“他咬都被咬完了,針也打完了,我現在過去也改變不了什麼?”

金胖抹了一把汗,“我也覺得跟你沒關係啊!可是闖九州說,那狗是你帶過去的,現在顧莫言被咬了,狗主人要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