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八章溫柔!替她上藥

劉夕原本認真的目光,在聽到陸霆驍反問的刹那轉瞬即逝。

她咕咚咚地將碗裡的湯汁一飲而儘,擺了擺手,恢複慣有的孩子氣,笑嘻嘻的跟他講:

“我一個老婆子,怎麼會記得咯?淼淼說我痊癒後就變成傻子啦,傻子怎麼可能記得那麼久以前的事情呀?”

老太太說著,眼底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狡黠。

隨後便像是下定決心似的,起身去到廚房,背身拿出從林淼淼手中搶來的涼白開,出來直接放到陸霆驍手邊。

男人的唇角忽地掠過一絲不悅,“淼淼說您是傻子?”

“對的咯!”老太太誇張地點點頭,又瞥了眼水杯,“看你說得口乾舌燥的,喝點水吧。”

陸霆驍的怒意還未散去,他怎樣都不敢相信,林淼淼這女人,竟敢用“傻子”一詞來形容她的奶奶。

既然奶奶的甦醒都不能喚回她的善心,看來,承諾娶她這件事,他需要重新思量了。

心煩意亂地灌下一口涼白開,劉夕趁機從兜裡掏出一隻平複疤痕的藥膏塞進陸霆驍的手裡。

“去把這個塗那丫頭的疤上麵,一身破破爛爛的,眼下就到穿裙子的季節,我可不想看見她渾身掛彩,醜死啦,我嫌礙眼!”

老太太說完,便伸了個懶腰,美滋滋地上樓去了。

陸霆驍順勢拿起藥膏,粗糲的拇指輕輕婆娑著,末了,他起身,大步流星地去到林冉房間。

彼時,渾身難受的林冉簡單淋浴過後,憋悶的胸腔也舒服了不少。

她吹完頭髮,又重新戴好人皮麵具,裹著浴巾出來準備換上睡衣,誰料門一開,便猝不及防地撞進了男人那結實的胸膛裡。

“啊——”林冉失控地一聲大叫,緊接著整個人都束手無措起來,“你,你怎麼進我房間了?”

上午在泳池那一幕,讓林冉的羞愧一直延續到現在。

她還冇想好接下來的日子要如何麵對這男人,因此總是極力避免與他正麵接觸。

現在倒好,這男人竟然直接闖進了她的房裡!

而她,隻有一條浴巾蔽體!

這男人,到底想做什麼?

陸霆驍哪裡知道女人此刻的心情到底有多忐忑,一雙漆黑的瞳孔在她身上左右打量。

女人裸露在外的細嫩肌膚遍佈著大大小小的傷痕,肩膀與胳膊尤其多。

有的已經淡得看不清,有的,卻異常醒目。

他瞳孔猛縮,心中更是升騰起一股強烈的衝動。

他恨不得一腳踹到林淼淼的臉上,狠狠地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而更令他生氣的是,事情已經過去這麼久,這女人硬是憋著一句話都冇說。就那樣任由傷口在她肌膚上肆虐。

男人的眼神太過淩厲沉寒,盯得林冉心裡犯慌。

“......你,能不能等我把衣服穿好再進......啊——”

林冉話說到一半,男人便霸氣上前,一把握住她的腰身,淩空將她拎了起來。

那輕鬆的架勢,像拎一隻小雞那般簡單。

“陸霆驍你放開我!你要乾嘛?”

林冉撲騰著雙腿,伴隨著一陣短暫的失重襲來,下一秒,她整個人都陷入綿軟的大床。

林冉下意識反抗,可男人偏偏單臂掣肘住她的雙手,迅速旋開藥膏瓶蓋,溫柔地將藥擠在了林冉的傷疤上。

冰冰涼涼的觸感讓林冉為之一愣。

他竟然,是來給自己上藥的。

疤痕早已結痂脫落,林冉感受不到疼痛,可被男人觸碰過的地方,卻是一片灼熱。

是羞的。

藥膏塗滿她的肩膀和胳膊,看著有些淩亂,可男人的指尖偏偏又是那樣地溫柔,生怕弄疼她似的,輕輕將藥膏暈開,然後等肌膚吸收。

而他此刻的體貼是林冉先前從未見過的。

他距離自己好近,近到甚至連他臉頰處生長的細小絨毛都清晰可見。

林冉忘記了反抗,就這樣呆呆地盯著他。

與他相處這麼久,林冉從未發現這男人的眼睛竟然長得那樣好看。

漆黑的瞳孔像是盛滿了星光,連頭頂的水晶燈都不及他眸光的半分璀璨。

“把浴巾摘了,我看看你後背。”

林冉看他看得眼睛發痛發酸,輕輕地“哦”了一聲頓覺不對,趕忙搖搖頭,“摘浴巾?不不不必了,後背冇有,真冇有!”

她看向男人那張幽深嚴寒的臉,除了侷促隻剩害羞。

“彆撒謊,我檢查!”

男人說著,伸手就要翻過林冉的身子讓她背對自己。

林冉眼疾手快,兩隻胳膊立即抵上陸霆驍的胸膛。

可,隔著一層薄薄的襯衣,林冉頓覺指尖發燙。

而那溫度,是從男人的身體裡散發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