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7章他什麼也不記得了

女人的眼神充滿怒意和困惑,很明顯,她聽見了自己與醫生交談的所有內容。

顧莫言不知該如何迴應,林冉倒是率先開口。

“孩子已經三個月了?”

“嗯。”

雖然隻是一個簡單的肯定,可卻讓林冉的怒火從腳底徹底竄上頭腔。

她隱忍著自己的情緒,言語從唇瓣裡難以置信地哼出來。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三個月前你剛剛認識我,在我們認識的第三天就對我展開猛烈攻勢。

顧莫言,你是怎麼做到一邊抱著許淺淺,一邊說愛我的?”

事情已經發生了,再多的答案也不足以彌補林冉心中的虧空。

她這樣說,隻是為了發泄自己的情緒罷了。

可她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麵對接下來發生的一切!

但此刻的她根本就不想見到眼前的男人,用手擦掉即將掉落而下的眼淚,她轉身就走。

顧莫言卻慌慌張張地抓住林冉的臂彎,下意識地脫口而出:

“林冉,許淺淺的孩子好像不是我的!”

林冉止住腳步,恨不得一巴掌扇到顧莫言的臉上。

“什麼叫好像?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哪來的好像?”

顧莫言垂下眼瞼,緊張的情緒宛若一個犯了錯的孩子,正竭力地思索些什麼。

“我好像......冇跟她進行過房事。”

林冉又是一頭霧水,“你連自己做冇做過那種事情都不知道?顧莫言,你撒謊能不能找個我信得過的理由?”

顧莫言狠狠地愣了一下。

因為他忽然發覺,林冉是不是反應有點太強烈了?

這女人,不是根本就不愛自己麼?

這女人到底怎麼了?

好像從她生日那晚過後,這女人對他的態度就轉變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

顧莫言想入非非,昂貴的皮鞋忽然被人踩上一腳,“說話!裝什麼啞巴?”

細碎的疼痛蔓延開來,這女人,竟然還踩自己一腳發泄?

顧莫言抽回神來,眼睛重新聚焦:“我是真不知道!”

林冉氣得渾身顫抖,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她掀開眼皮,皺著眉頭與他對視:“那我洗耳恭聽,你好好跟我解釋解釋。”

顧莫言攬起林冉的肩膀走向走廊儘頭,心情煩躁地點燃一支菸,大口大口地抽起來。

“三個月前,我和小冉搬來帝城。剛在香江彆墅住下,許淺淺就帶來一瓶酒,說慶賀我喬遷。

我們的確喝了一些酒,但中途冇有發生任何事情。

晚上我讓闖九州送她回家,但翌日一早我剛睜眼,就看見許淺淺躺在我身邊,昨晚發生的事情,我什麼也不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