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5章我懷孕了

林冉遲疑著冇敢開口,顧莫言倒是往林冉身後望瞭望,問:“她冇事吧?”

林冉扭頭看向羅藝甜,見這女人捂著唇,一副被人抓住小辮子的慌張模樣。

大概,她也是害怕自己剛剛與林冉的對話被男人聽見。

林冉吞著喉,小手慌慌張張地背在身後,緊握成拳。

“還行,也不是特彆好。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顧莫言的表情冇任何異樣,“你開門時我剛到,挺巧。”

聽男人這樣說,林冉這纔將心放進肚子裡。

“你找我有事?”她心有餘悸地問。

顧莫言搖頭,眼神也傳遞出莫名:“不是我,是淺淺有話要告訴你。”

林冉一頭霧水,整顆腦袋裡都裝滿著大寫粗體的問號。

她早就跟許淺淺決裂了。

這女人跟自己有什麼話可說?

林冉跟著顧莫言走出房門,剛進電梯,一名醫生就拿著報告走出來與林冉擦肩而過。

醫生忽然頓了一下,緊接著叫住林冉:

“林小姐?您這是去哪兒?”

林冉和顧莫言抬起頭來,林冉看著這名陌生醫生,蹙起眉心。

“去樓上病房,您是......?”

“我是給羅小姐做體檢的醫生,現在結果已出,正要去告訴你們。”

林冉的餘光瞥向顧莫言,道,“你先去跟她講,我一會兒就來找你。”

醫生的表情似乎有些為難,想開口跟林冉說些什麼,卻是欲言又止。

可不巧的是,電梯門已經自動關上,醫生隻能作罷,隻身前往羅藝甜的病房。

林冉很快就與顧莫言到達許淺淺的病房,她一看見林冉,就從病床坐起身來,慌慌張張地打招呼。

“冉姐,你來了?”

冉姐?

許淺淺果然是個雙麪人,當初與自己決裂時,陰狠絕情得連林冉都覺得陌生。

可現在當著顧莫言,便又是這幅人畜無害的單純模樣。

真是令人感到膈應。

不過她的臉色的確蒼白而又虛弱,說話也氣若遊絲,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可這幅樣子,又哪來的力氣去薅羅藝甜的頭髮?

該死!

又在裝!

林冉看見她就來氣,搬了個板凳坐在她的床邊,語氣毫不客氣,也根本不給她留麵子。

“我不知道你虛弱成這樣,是怎樣跟甜甜打起來的。

但你要知道,她肚子裡懷有身孕,任何一點威脅都有可能威脅到她腹中的胎兒。

更何況,據我所知還是你先動手。

許淺淺你有冇有想過,但凡你傷到了我們冷家的種,你要如何負責?”

許淺淺深邃的眸與林冉對視,“我承認,的確是我先動手的。”

林冉初是懵了一下,絲毫冇料到許淺淺對於自己的所作所為,供認不諱。

可她怎麼覺得對方一點兒認錯的態度也冇有?反而理直氣壯的?

“羅藝甜寶貝她腹中的胎兒,我理解她的心情。所以無論怎樣,我都不會否認自己對她的傷害。我會給她道歉。”

林冉像是聽到了大笑話:

“不是所有事情用道歉的方式都能解決的。我捅你一刀跟你說對不起,你會原諒我?

許淺淺,你憑什麼認為你能理解她的心情?”

林冉還在氣頭上,許淺淺卻始料未及地爆出驚天猛料:

“冉姐,我能理解的。因為,我也懷孕了。”-